宿寒塘

霹雳本命,金光全职安利售卖中
各种杂七杂八的文堆积地
宁可单身也不能拆的洁癖:恨网恨,王喻王,倦原倦,赭墨
王道:双叶,韩叶,螣吞螣
墙头:杂食向,基本都能接受
雷区:ky,np,杰克苏,玛丽苏
以上,安利来一份吗^^、

【喻王】距离

ooc,ooc,ooc

喻王,可能王喻

被各种喻王喻分手梗刺激到,无节制地撒糖

本来想写点肉,意料之中又往清水一去不复返,没错肉已经被黑掉了。

感觉走形还是比较多,私心想看大眼普通人的一面,和喻队和风细雨下强硬的一面

以上,如果能接受的话,请慢慢食用。

——————————

当王杰希终于从b市联盟总部大楼出来,开车回到自家在三环以外的小区时,已经是华灯璀璨了。

从小超市里拎了两把面,却在上楼前惊讶地发现最高层属于自家窗户的地方,竟然亮着灯光,明明和别家没什么不同,王杰希却隐约意识到了什么,不由精神一震,快步朝电梯走去。

握有这房门钥匙的,左右不过那几个人。

出了电梯门,有些急切地走到门口,插入钥匙之前,突然觉得自己这样的反应有点好笑,千变万化的魔术师这一刻也忒失态了。

不过……前微草队长微微勾起唇角,似乎也不错。

钥匙转动,一室暖光流泻出,同时传出的,还有厨房传来的食物的气味。

坐在沙发上的人闻声回过头,发梢微湿,水汽润湿了睡衣肩膀上的布料。

喻文州看向门口,王杰希一身正装站在门口,两只大小不一致的眼底此刻落满了同样璀璨的光。

“回来了啊。”喻文州笑起来,眉眼弯弯是和杂志电视上相同的温和,他放下手里的电竞杂志,打量几个月未曾见到的人,然后问道:“吃饭了没?要不要喝点汤?”

王杰希把东西放到桌上,然后镇静地走到现任蓝雨队长面前,仔细地审视这张经常隔着各种屏幕看到的脸,是的,审视。

喻文州挑起眉,也回望他的眼睛:“怎么?”

“昨晚你没说。”早知道他不会在联盟加班到这么晚。

“惊喜吗?”喻文州拉住他的领带,脸凑近对方的,温热湿润的呼吸交织,声线低沉悦耳。

联赛开始以来,大部分时间都是王杰希飞去g市见上一面,在b市的相见的时间只在蓝雨对阵微草和义战主场的赛后,然后匆匆分开。

喻文州虽然早就握有这套房子的钥匙,真正用上的时间却很少。

王杰希知道他是个多么认真负责的队长,所以从没肖想过能在联赛时在这房子里看到恋人。

这种时候忍耐力似乎是多余的。

伸手抱住面前的人,把下巴搁在对方肩窝里,闻到喻文州耳发里属于他的洗发水的味道,王杰希放松地闭上了眼,只觉得浑身有种说不出的舒畅。

离开父母与微草之后,唯有这个人所在的地方,是家。

一时间客厅里只有两个人的呼吸声,气氛柔得简直能溺死人。

“很累?”喻文州也拥住他,在王杰希的发侧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两个背挺得同样直的人,这一刻却将重量交给了对方。

“不累,”这样抱了许久,王杰希才开口,却是道:“很饿。”

“有火腿鸡茸汤,”喻文州放开他,捏了捏他的手道:“先洗澡吧,我去关火。”

“冰箱里有西兰花。”王杰希面色不改,认真地看着他。

虽然在北京这地方,只要有钱就什么都能吃到,但王杰希骨子里更喜欢一些清淡的家常小菜,尤其,是面前这个人做的。

喻文州终于忍不住连眼睛也弯了起来:“嗯,你回来前就已经切好了,就差下锅。”

*** *** ***

到王杰希从浴室出来擦着头发走到饭桌前时,果然看到桌上已经摆好了两幅碗筷,简单的一荤两素,色鲜俱全靓汤里加了干贝和菇片。

喻文州是地道的g市人,煲汤手艺是非凡,黄少天经常在群里炫耀各种汤头的照片,表示除了蓝雨谁家队长能在小厨房做宵夜给选手吃之类。

引起群里一群汉子表示深夜晒美食罪无可恕黄少来战的宣言。

每次因为这种照片提到喻文州而被弹出来,王杰希都很想说,汤算什么,喻文州做的甜品才是一绝。

不过向来深沉淡定的前微草队长还是忍住了,从没真正与黄少天进行幼稚的攀比,喻文州的好,最好能藏到只有他看得到的地方。

王杰希侧头看了看坐到旁边的人,拿起对方的碗也替他盛了汤,道:“下次打电话给我,或者自己先吃。”说完微顿,再添了一个字:“嗯?”

喻文州慢条斯理地玩着勺子并不应声,他们都是太习惯照顾别人的人,融入骨子里的下意识,有时候会忽略了对方的主见。

王杰希了解这一点,所以想征求到喻文州一个确切的点头。

喻文州也了解这一点,但他只是搁下汤碗,笑意清浅:“好歹飞了大半个中国,和杰希大神一起吃饭的机会怎么能错过。”

王杰希看了看他,知道这事再说无用,无奈道:“联赛期间来b市,喻队如此出人意料真的好吗。”昨晚蓝雨还有比赛,今天应该是复盘的时间。

“昨晚已经复盘过了,今天大家休息。”喻文州的职业生涯大约是联盟中最长的了,本就是多面手类型的战术师,在经历了世锦赛后,带队愈发老辣,蓝雨的团队实力也愈发让各大战队头痛。

“昨晚的比赛,蓝雨需要复盘的内容确实不多。”王杰希沉吟了一下,然后问道:“从贺武那儿直接过来的?”

“是啊。”

昨晚贺武主场vs蓝雨,比分1:9,除了单人赛的新人丢了一分,擂台赛和团队赛都相当顺遂,所以赛后在酒店便直接复盘了,完了与王杰希通电话,对方说起方才的新闻发布会,喻文州才想起他们已经很久没有亲眼看到对方了。

他们都不是会为了私人感情影响战队安排的人,只是有机会不抓,不是蓝雨队长的风格。

挂了电话便将带队回g市的工作交给了黄少天和郑轩,然后订了直飞b市的夜班机票。

黄少天本来还想追问为什么,一看这机票的目的地,立刻转便话风表示好的没问题队长你放心地飞走吧我们保证不会让任何事故打扰到你,不过啊队长你这飞这么远就去一天啊要不要多呆几天啊就算你不在我们也会努力训练的放心吧……

最后还是郑轩压力山大地拖走了黄少天。

“最近经常加班到这么晚?”帮他盛完汤王杰希就开始迅速地扒饭,虽然动作并不粗鲁,但是显然是饿得狠了。

他下午来的时候,发现冰箱里食材并不多,如果他不来,今天这人大约就是随便下两把面条应付晚饭了。

王杰希从不向他细说工作上的事,连抱怨都没有,但是他知道这个人对任何工作和责任向来较真。

“还好,这段时间正是商赛商演的高峰期,几个部门事都挺多,不过也正好错开下班高峰期。”王杰希咽下嘴里的东西,他自认不是会逞强的人,只要达到目标,辛苦一点算什么,但在别人眼里,就往往近于自虐了。

喻文州深知他这性格,也不想改变什么,只是通宵刷网游都不会累的人,看刚才回来那时的架势,想必是积累了好些天的疲惫。

即便不说什么,也难免心疼。

王杰希哪里会不知道他的心思,不想对方操心战队的同时还要分心到他,所以尽量解释得轻描淡写。

完了朝喻文州一笑:“如果每加班几天就能有这样的奖励,我一定会申请天天加班。”

喻文州挑了挑眉,也笑:“这样的奖励,恐怕只有将你的工作地点改到蓝雨才能按时发放了。”

“蓝雨想跟联盟抢资源,这福利可不够。”

“哦?还想要什么?”

“唔,让蓝雨队长接手我们家厨房似乎可以考虑一下?”

喻文州双眼一眯,笑道:“这样还只是考虑一下?”

“当然要考虑,除非时限永不过期。”

你来我往的斗嘴,没有职场上的谦和得体,没有做为对手的尔虞我诈,在一张桌子上,聊着最闲散无营养的生活琐事,只要对面的人是这个人,似乎说什么都可以。

一荤两素分量都不多,被两个成年人迅速解决后,王杰希去洗碗,喻文州在客厅柜子里翻出对方收藏的茶具开始泡茶。

茶叶是闽南乌龙,泡茶的人亦是精于此道,无论动作还是姿态,都有种沉静的禅意。

王杰希好饮茶,对茶道也颇有研究,但是喻文州却只认一种茶叶,特地去精研学习过。

喻文州骨子里是个相当倔强的人,这在蓝雨不是秘密,在王杰希这里也不是。

只是王杰希比蓝雨的人更知道,喻文州骨子里的倔强,不止体现在荣耀上。

荣耀恰好是他们最热衷的地方罢了。

他擦干净手坐到喻文州对面,静静等对方动作流畅地点茶敬茶,熟悉的茶香,却是和自己所泡截然不同,清苦而甘,只嗅茶香便有种连日来的疲累与喧嚣都消失殆尽的安心感。

在对方隔着黄梨木的茶桌凑过来交换一个亲吻时,王杰希只是静静地捧着茶杯,闭上了那双大小迥异的眼,睫毛温顺地伏在阴影里,唇舌交叠缱绻着微苦,然后是回味无尽的甘甜。

一时间,岁月静好,尘埃尽落,


***   ***  ***

王杰希与喻文州摊牌的过成很简单,之后的事简直就像是理所当然的契合。

但其实这份感情各自发酵和埋藏的时间相当长,直到第一届世联赛的时候,在喻文州的主动告白下终于揭破窗户纸。

用当时旁观了全过程的叶修大神来说,就是一个心脏的在机关算尽之后,终于出手,却发现所有的布局早就落入另外半颗心脏眼底,习惯慢节奏的战术大师一路控制着局面走到最后,被角度千变万化的魔术师迅速反击打爆。

两个人恰好都是双方最少涉猎领域的佼佼者,到最后谁都没有赢,也谁都没有输。

苏黎世是个陌生的战场。

在魔术师打法惊爆无数外国友人后,某日练习完毕,王杰希收到了喻文州的邀战。

地图是喻文州选的,围观人员也是他选的,刻意支走包括黄少天在内的所有闲杂人等,除了王杰希和关键时刻用来神助攻的叶修。

那张地图是一半是蔚蓝的海一半是幽静的森林,交界处的沙滩风光十分优美。

两人从树林一路兜兜转转打进海里,王杰希不是散人,在刻意安排的各种陷阱中一直没有捉到索科萨尔,血量逐渐被压下。

察觉到对方对地图的熟悉后,王不留行跨上扫帚迅速往海岸线靠近,术士的速度在这撤离中顿现劣势,谁知王不留行在撤离到海岸线上时,索科萨尔竟然追出了树林,然后一头扎进海里。

明知道这是陷阱,王杰希脑袋里飞快地转了几下之后,还是毅然决定抛弃扫帚的速度,跟着入水,他自信只要能抓住术士一次,就能扳回局面。

然后他就切切实实地落入了死亡之门的黑雾之中,而术士已经远远爬上了海滩。

掌握到先机的索科萨尔没有再次攻击,只默默看着王不留行的血量还剩百分之10,索科萨尔血量百分之八十,而两个人的的身位格在死亡之门吞没这几秒因为游水的缘故并未拉开多少,而王不留行已经迅速骑上了扫帚飞在了空中。

喻文州操纵着索科萨尔站在雪白的沙子上,漆黑的袍角飘飞,面对着海面上驾驭着灭绝星辰的魔道学者打字:“这张地图算是我的主场。”

这样的身位格足够王不留行抓住索科萨尔了,但是王杰希并未立刻冲上沙滩,也在打字:“看出来了。”

“团队打过很多次,这样与你单挑还是第一次?”

“这场单挑的意义?”王杰希并不认为喻文州是拿他试水术士的单人赛,蓝雨有很强的擂台赛选手,喻文州也没必要在作为微草队长的他面前暴露目的。

然而对方却似乎沉默了。

好几秒,王杰希都在诧异即便是喻文州打字速度也不该是这样的时候,只看到公屏上突然快速地刷出了几行字。”

“不论输赢。”

“我一直希望能站在让你无法忽视的地方。”

“我们不是队友,但我自信能做你的对手。”

然后,公屏上索科萨尔刷出了最后一句话:

“我喜欢你。”


没人知道此刻电脑背后王杰希的脸上是什么表情。

在第三台电脑前观战的叶修差点被自己呛到,瞬间他就明白为什么喻文州独独留下了他,果断拿着鼠标飞快地将频道禁言,然后将房主位置转给喻文州自己果断退出了房间。

然后他看到坐在旁边的喻文州推开键盘站起身,一步一步走到对面的王杰希面前,脸上是少有的严肃,目光落在那双迥异的大小眼上,郑而重之道:“王杰希,我喜欢你。”

而那个被誉为魔术师的男人僵硬了几息,让许多人无法对视的双眼映出了喻文州的脸,王杰希站起身,弯了弯唇角,然后回头拔出了王不留行的账号卡,声音冷静淡定,缓缓道:“看来你不知道,我出道时所用的第一张主场地图,就是你选的这一张。”

第三赛季,联盟各方面尚未发展起来,除了选手本人,有几个人会保存甚至上传一个新人的首战,即便后来魔术师打破了新秀墙。

喻文州喉头一窒,双手捏出了一丝汗意,没有明确的拒绝,却也彰显着对方已经不在自己的控制范围。

然后他听到王杰希继续道:“即便知道有陷阱,我依然选择了入海,喻文州,你想知道为什么吗?”

隐隐约约意识到了什么,喻文州深吸一口气,眼中有无法忽视的光芒,深藏的期待与忐忑差点让他绷不住表情。

“算计了这场对局的人,不止是你。”王杰希看着他的眼睛,终于说:“正好,我也是。”


你喜欢我,正好,我也是。


*** *** ***

这等到两个人都换好睡衣爬上床的时候,已经11点过了,一床羽绒被下两个人手扣着手,王杰希在身体接触到枕头的瞬间,浑身舒服得叹息出来,很快就闭上了眼,然后感觉到一个温热的吻印到了额头上。

“晚安。”

他听到喻文州这样说,然后房间里的光源就被关掉了,黑暗在一方天地里弥漫。

王杰希反而有些睡不着了。

喻文州的气息近在咫尺,安心的感觉简直像一层一层的海水包裹过来,手心里的温度太过舒适。

“文州?”王杰希也侧过身,面朝对方将头抵过去。

“嗯?”喻文州蹭了蹭对方的鼻尖,然后亲了亲王杰希的唇角,声音却有些朦胧,显然下飞机后的疲劳都在关灯后压过来了。

“那张格列卫海岸线的地图……”

喻文州睁开眼,伸手拥住对方温暖的身体,问道:“地图怎么?”

“你准备了多久?”

“唔……其实那是第七赛季我准备给总决赛用的地图,后来没用上。”

第七赛季,蓝雨并未打进决赛,也就无从遇上微草。

对那张地图的研习,在世联赛告白之前,至少也有三年。

“有没有想过,如果我不接受会怎样?”

喻文州想了想,然后轻笑道:“我好像没有给自己留后路,但是有叶修在,不怕你会撂鼠标走人。”

“你不是没与他串通?”

“是没有,叶修早就知道这事了。”

“他怎么知道的?”

“唔,你知道他和我们蓝雨私交不错,第七赛季决赛的时候他坐在我们旁边,被看出来了。”

黑暗中,王杰希不由挑眉,要在叶修面前隐瞒什么确实困难,不过又是第七赛季?

“为什么是世联赛?”

“嗯……作为队友的成功率,肯定比对手高。”

侧躺着的魔术师挑了挑眉:“但是那样的距离你赢不了。”

“嗯。”喻文州表示赞同,然后说:“索克萨尔也许会输给王不留行,但是我不会放弃。”

“喻文州大大,你到底哪里来的自信?”

“杰希大神,难道你对自己没信心?”

王杰希觉得半夜和他讨论这个简直自找调侃,和战术大师比心脏,还是免了吧。

然后他就觉得唇上一热,那人贴着他的脸轻笑:“杰希大神,突然谈起这个是想听我说什么吗。”

“说什么?”王杰希淡定地侧了侧头,心跳微快。

温和缱绻,落音如烟云,缠绕耳畔的声线伴随着炙热的亲吻落下。

“王杰希,我爱你。”

滚烫的身躯覆盖上来,理智被甜腻的渴望替代,忍不住紧紧环抱住对方,四肢纠缠中不知道谁先挑开了睡衣的扣子。

理智与冷静这一刻通通抛到脑后,脑海里只有对面前这个人的占有欲,渴望对方的体温与亲吻,渴望对方的气息与拥抱,渴望将这世上最匹配自己的那个人揉入身体里再不放手。


何其有幸,你我相爱。


评论(1)
热度(26)

© 宿寒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