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寒塘

霹雳本命,金光全职安利售卖中
各种杂七杂八的文堆积地
宁可单身也不能拆的洁癖:恨网恨,王喻王,倦原倦,赭墨
王道:双叶,韩叶,螣吞螣
墙头:杂食向,基本都能接受
雷区:ky,np,杰克苏,玛丽苏
以上,安利来一份吗^^、

【喻王喻】日常——1

ooc 难免

私设大量

作为一个王喻党却老在写喻王的心态之纠结你懂的

语死早

以上,能接受就请开始吧~

————————————

part 1

在喻文州眼里,王杰希一直是个感性和理性同时爆表的人。

习惯于用理性压抑感性,永远做着最恰当的抉择,但总在细节处流露出这是个感情十分泛滥的人。

生活在一起之后他才真正领会到,王杰希在荣耀以外的知识储备也相当深不可测,从林艺茶道天文地理到厨房机械保险丝,杂学技能简直点满。

偶尔出门逛个展览,他也能从文艺复兴给你聊到中国年画,再从年画说到浮世绘画风,然后话题再一路天马行空奔向各种未知的领域。

喻文州偶尔会觉得压力很大,不是因为王杰希的博学,而是因为王杰希压根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思维层面和常人不在同一条线上。

“这不是常识吗?”

每当王杰希听着他人或自己的称赞,然后慢慢把那双异于常人的大小眼对上自己的时候,喻文州似乎总能从里面看到对方的疑惑。

没错,高中文化水平的王杰希始终觉得自己路子太野,有时候晚上看着看着书就会感叹一下,是不是该找个大学潜心进修一下。

“总不能一直停在脱盲水平啊。”

没错,前微草队长一直觉得自己的文化水平也就是个刚脱盲能认字而已。

然后喻文州就拎着水壶或者摸着鼠标笑着回头,我们这个年龄上大学虽然不晚,但是太危险了啊杰希大神。

王杰希认真地想了想,然后不无遗憾地摊手说:“果然只能想想。”


第十四赛季拿到冠军退役后,王杰希就被联盟招揽着进了b市的总部,微草想留,王杰希表示就算没有他,凭高英杰的能力,完也全能带着微草飞得更远更高。

那时候喻文州就想,明明也舍不得,但还是做着他认为最合适的决定,至于他自己的感受,似乎总在被忽略。

什么时候能让这个人为自己任性一次就好了。

后来喻文州这么表达自己的期待时,王杰希穿着深色的格子睡衣坐在茶案前,灯光下湿润的发丝似在蒸腾着水汽,闻言放下手里的兰草勾线磨砂白瓷茶杯,起身走过去抱住他,笑道:“现在不就是吗?”

为了荣耀毅然放弃学业。

固执地让高英杰用痛快地打法接任微草。

明知道不是最好的选择,却依然选择和这个人走到一起。

真正想要的东西,理智是压抑不住的,王杰希自认从不压抑和掩饰自己真正的想望。


part 2

喻文州是他们这一批老选手中公认职业生涯最长久的人。

然而从第十四赛季开始,喻文州似乎就开始逐渐放手让新人当家了,是时卢瀚文连黄金当打的年岁都还没到,却已经经历过联盟四大战术大师外带死敌微草和轮回的洗礼,本就坚强的心性在成年以后俨然是又一颗大心脏。

喻文州开始让卢瀚文接手队长的各种事宜,从单独的战术研讨,到各大战队的分析功课,再到训练营的选拔,喻文州用了一个夏天,带着卢瀚文把要队长要做的事一条一条轮了个遍。

然后第十五赛季,喻文州开始出现在个人赛和团队赛第六人里。

粉丝和俱乐部皆十分不解,甚至鉴于叶修的前例,还有粉丝质问过蓝雨俱乐部是否与战队队长有什么龃龉,在喻文州出面澄清后,渐渐接受团队赛里偶尔会看不到老长的现实。

第十六赛季,蓝雨战队再夺总冠军,喻文州和黄少天宣布退役,卢瀚文接任队长。

退役之后,喻文州就像人间蒸发了一般,职业选手群里再也看不到他冒泡,有人问过转战网游公会活力依旧的黄少天,却被得知:“退役当天就飞去了b市,在做什么他也联系不到。”

于是有人开始猜测,喻文州是否和王杰希一样被b市的荣耀总部招揽了。

然后一些退役后在总部工作的人表示,并没有在总部看到过喻文州。

只有同样退役了的王杰希知道,那个夏天,喻文州就那么安稳地宅在了他们在b市的房子里。

没错,就是宅着,除非必要绝不出门。

从喻文州出道开始,他就一直是蓝雨夏休期最后离开,然后最早回归的人,即便是在家里,也要处理战队和网游公会里的事务,蓝雨队长12年,除了荣耀和战队,大约就只剩下家人了。

到b市之后喻文州睡了两天,除了三餐脑袋基本都埋在枕头里,直到王杰希下班前一个小时,才慢慢爬起来开始活动。

然后晚上精神抖擞地把以前想做但是没机会做的事挨着做一遍。

再然后,那个夏天就这么安稳地沉淀了下来。

早上两人差不多时间起床,然后一个上班,一个抱着各种中英文资料开始看,午休之后拿着各种小号上网游和黄少天会和抢抢boss打打副本,不一定是术士,各种职业都有,喻文州是个在联盟里也算少见的多面手,这一点在荣耀教科书的辉煌之下,只有小部分玩儿战术的人真正重视过,而不重视的那些,在和蓝雨的比赛里灰头土脸地领略过之后,也不得不开始重视。

再晚点,时间差不多就去楼下超市买菜然后洗洗切切,王杰希到家之后基本都能喝到g市特有的各种煲汤,向来独行的前微草队长在最初几天端着汤总有种不真实的感觉,回到家就能吃上热腾腾的饭菜,从他年少离家开始就很少感受到了。

吃过饭后两人要是有空就开着小号在jjc玩几把,更多时间是两个人在书房各自抱着书或者资料看,再不然就是王杰希开着新闻慢慢悠悠地打理花架,喻文州坐在客厅里泡个茶什么的。

什么叫偷得浮生半日闲,王杰希说,看喻文州泡茶就知道了。


par3

喻文州是g市人,对花有着别样的重视和喜好。

王杰希是b市人,但是不妨碍他对园艺的兴趣。

王杰希家里的阳台上有个四层双面的花架,最上面一层是各种藤萝和吊兰,中间是迎春花,天门冬,茉莉之类不一定名贵,却被打理得很精致的花束,下层则是滴水观音和兰花。

阳台的地上,书房和客厅也摆着各种盆栽,喻文州第一次来的时候,王杰希家里还没有这么多植物,常年在战队,即便买了房子,回来的次数也不多。

第十赛季后喻文州每次到b市,只要有空就会拖着王杰希去逛花市,虽然b市和g市的花市完全不是一个概念,但是喻文州仍旧兴致勃勃。

茉莉之类的都是这么来的,王杰希一开始还把它们带回微草的宿舍,后来多了就搬回家了,当然,是不需要经常照顾好打理的那种。

王杰希喜欢花草,他还跟父母住一块儿的时候,这方面没少受母亲影响,他回忆的时候笑着对喻文州说,小时候别人家的孩子在胡同里疯玩儿,他就得老老实实待在家里念书,母亲一边给植物浇水,一边听写他的生字。

后来再大点了,他对运动项目也没多大兴趣,天生大小眼总让同龄人很难第一眼就亲近,他还是蹲在图书馆挨着啃着各种杂七杂八的书。

喻文州问他都看些什么。

“那时候只要是字儿,好像都爱看。”王杰希想了想,发现他那会儿连字典都能反复看几遍。

再后来,上了高中,和朋友一块儿打网游,再后来荣耀就出世了,因为王不留行的id被中草堂招揽,再然后被战队招揽,高考完后连成绩都没查就背着行李去了微草,第三赛季直接出道,天才魔术师技惊荣耀圈。

那时候微草战队的规模虽然不大,队里的好手却也不少,更有方士谦这个神级治疗存在,那时候王杰希还有着19岁的少年人的锐气,一路向前冲破新秀墙,然后,在全明星赛上惨败给斗神一叶知秋。

除了当初队友,没人知道那一败对王杰希的影响有多大。

把“与众不同意味着卓尔不群”作为座右铭的小魔术师,用失败体验了一把何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心态开始沉淀,训练更加努力,然后以强势的新人姿态在第二年接任队长,就这么扛着微草一路走到了退役。

荣耀的世界不大,但是荣耀的顶端,却是许多人一辈子也够不到的荣光。


part 4

然后王杰希问喻文州中学的时候在做什么,喻文州比他小一岁,荣耀圈里公认的好脾气,却不知道这种亲和力是不是天生的。

喻文州温和的表象下其实是个很固执的人,这一点王杰希知道。

王杰希不知道的是,喻文州年岁小点的时候,骨子里的岂止是固执,简直就是桀骜。

喻文州从小就是个很有主见的人,思维清晰条理明确,念书时学业极佳,把优秀当做习惯后,不论什么事都力求做得最好。

爱笑有礼貌,成绩好的孩子,基本在哪里都能吃得开,在喻文州而言,这一切都是理所应当。

直到他遇到了荣耀。

利用暑期进了蓝雨训练营,向来都是最优秀的孩子在这里第一次成了吊车尾,没有天赋,手速硬伤,所有人都在告诉他,他不适合这个电竞圈。

可是,他坚持下来了,一次又一次以吊车尾的成绩,磕磕绊绊地挂在训练营淘汰赛的末端。

不想放弃啊,怎么能放弃!

喜欢荣耀,想要进入职业圈,手速不行又怎么样,等你能在淘汰赛把我刷下去再说吧。

他从来都是最会学习的孩子,没有手速,他还有脑子,荣耀可不是那么简单的游戏。

没有人知道那个训练成绩最差的孩子是怎样在深夜分析着战术,模拟着比赛,仔细摸索每一个职业的特点和搭配。

然后,从训练营吊车尾的手残,到蓝雨战队正式队员,到蓝雨队长,到四大战术大师之一,到冠军队队长,再到中国国家队队长。

咬紧牙关,打死也决不放弃。

王杰希想,如果没有喻文州,说不定微草早就拿到三连冠了。

但是,如果没有最初的桀骜与不服输,就不会有现在的喻文州,也不会有现在两个人坐在同一套房子里,喝着茶聊过往的机会。

王杰希看着对面顾自垂眸点茶的人,喻文州的发丝很柔软,垂在耳朵旁边总让他想伸手去摸一摸,然后他也真的伸手了,换来对方一个温润的笑,然后唇上有冰凉柔软的触感。

王杰希拥着面前的人,想起他第一次那么做的时候,是在第八赛季,而且当场就被喻文州迅速抬手挡开了。

他还记得当时那双黑亮的眼睛里,含着戒备和不解的目光扫了过来,然后眉头一挑,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

那次是微草主场的全明星周末,战队大手一挥做东包了一家带娱乐设施的酒店。

作为东家和上届冠军队的队长,王杰希果断就被一群人灌醉了,其实也就几杯,而且他掐着量打死在那条底线上再不多喝。

喻文州那时候就坐在他旁边,在他酒意熏然地歪头靠过去的时候,默不作声地侧身把他的头拨到了沙发靠上。

王杰希迷迷糊糊地看着身边所谓宿敌队队长,喻文州半长的发丝落在耳后,一双眼睛里反射着屏幕的蓝光,有种不真实的冷酷感,跟场上场下风度俱佳,温和有礼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然后他就伸手了,想要摸一摸这发丝是不是真的和看上去一样柔软,然后判断这人是不是真的是喻文州。

再然后,他就迷迷糊糊地被打开手,看着那人带着似笑非笑地表情,问他要不要出去醒个酒。

当时他醉醺醺地摇了摇头,阖上眼窝到了ktv的沙发上,脑子里却异常清晰地打上了一个标签。

喻文州这人,其实骨子里傲得厉害吧。


评论(6)
热度(59)

© 宿寒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