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寒塘

霹雳本命,金光全职安利售卖中
各种杂七杂八的文堆积地
宁可单身也不能拆的洁癖:恨网恨,王喻王,倦原倦,赭墨
王道:双叶,韩叶,螣吞螣
墙头:杂食向,基本都能接受
雷区:ky,np,杰克苏,玛丽苏
以上,安利来一份吗^^、

【张陆】泉清几许【END】

《故园归不归》系列

张凯枫x陆南亭同人

部分太虚和魍魉的剧情

背景依旧以玄机变资料片以前的设定为主

————————————————————

【五】


  在木渎镇东下了船,陆南亭一抬头便见着细雨微湿的马头墙上坐着一人,素袍雪发,长剑横在膝上,手里提着一只细颈大肚的青花酒壶,精致的下巴扬起,饮尽风流豪情。


  陆南亭提气凌空一跃,踩过墙头的镇宅石兽,在张凯枫身畔立稳。


  只见坐着的人横过手腕一抹嘴角,轻弹长鯨剑锋朗声吟道:“江天霜华晓寒生,十年一醉觑红尘。蹉跎立锋长灯上,不问光阴问归人。”


  剑阁出身的弟子,大约骨子里都是带着风花雪月的。


  接过张凯枫递来的酒壶,陆南亭忍不住浮起一丝笑意,黑眸微闪。


  “二十年的花雕,看来狐族对师弟甚是礼遇。”


  径自对着壶嘴仰头而饮,只觉一股甘醇顺着喉咙而下,人未醉,这畅快的姿态在旁人眼中倒是有了几分浓郁。


  “好酒!”


  看着他微湿的唇角,张凯枫双眼微眯,笑道:“看来师兄此去十分顺遂。”


  “哦?”


  “只有救下人的时候,师兄会如此高兴。”


  张凯枫负手看着他,执掌剑阁又如何,年岁未至半百,陆南亭的眼里却已被倦意填满,在幽都时,曾隐在黑暗中看他彻夜空坐,眉头眼睫上都凝起了霜华,被他硬生生拽回房内。


  当年那个意气风发,立志剑指天下,御剑任侠的大师兄,再见时竟如行尸走肉。


  脸上笑意微敛,陆南亭眺望着江上缭绕的烟波,责任与愧疚皆重如山,数十年压得他心底愈发麻木,连他自己都快忘了,他也有过抱剑长醉,长锋向天的年岁。


  抬手扯了扯陆南亭垂在肩上的发丝,看他收回眼诧异地别过头,张凯枫眸色湛蓝如绿松石:“师兄这般好的兴致,可堪一场剑意?”


  陆南亭眉角一抖,竟也笑了,眉眼尽舒带着一股子锐意,却是摇了摇头,脸上的轮廓逆着光:“凡世风雨沉浮千载,今日吾有幸游离此风雨之外,不若……一醉?”


  张凯枫闻言抚掌,按着他的肩膀开怀大笑,道:“可莫要是那软绵绵温吞吞的桃花酿,衬不得我师兄这番豪情。”


  “豪情无,师弟若愿作陪,自当请君一杯竹叶青。”


  琢让在木渎镇东找到张陆二人时已是傍晚。


  醉月居楼高三层,飞檐上石兽琳琅,陆南亭已然靠在檐角背上闭着眼,张凯枫坐在旁边,雪白和蓝灰色的袍角交叠了皱成一团,周围堆了一圈东倒西歪的酒坛子。


  细雨飘至陆南亭身上之前,便被弹开,形成一道圆形雨幕,被隔绝在二人身外。


  张凯枫刚拍开一坛竹叶青的泥封,没有在意琢让的突然出现,只是眼神带邪般地弯起眸子,修长的食指比在唇前无声道:嘘……


  琢让握着沧淮双刀的手紧了紧,此时他已换上了一身锋利的噬影软铠,没有拉下面具,立在瓦上没半丝声响。


  他沉默地立了一会儿,最后朝二人无声拱了拱手,足尖轻点倒翻,鬼魅一般消失在黄昏细雨中。


  “他此行有去无回。”


  陆南亭揉了揉额角,缓缓坐起身,虽未淋雨,这般醉后吹风却是有点冷。


  “不会。”


  张凯枫伸手搭上他的肩膀,声音依旧懒洋洋。


  “恩?”陆南亭看向他,张凯枫酒量向来好,但是此回来看,别说醉,简直无半点异样。


  “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琢让比谁都清楚这一点。


  陆南亭沉默,眉心微拧:“历年来魍魉门的追杀令,还无人逃得过。”


  “所以荆铭不会。”张凯枫肯定道。


  陆南亭觉得方才靠着檐的额角又开始疼了,张凯枫这是哪里来的自信?


  伸手按住他的额侧的穴位,轻轻按揉,张凯枫笃定道:“魍魉门有他们的行事准则,荆铭,比谁都精明。”


  “他与幽都有往来?”陆南亭一顿。


  后者看他一眼,笑而不答,只道:“魍魉门以力量为尊,可是创立至今,为首者却永远是王族,这并非侥幸。”


  陆南亭无声地叹口气,他自是知道魍魉门虽甚少与别的门派往来,抵抗妖魔的立场却是十分坚定。


  他们有着比王朝更庞大的财富,最直接的敛财手段,与最有凝聚力的家族核心。


  君不见魍魉无俘虏,死立无名碑。


  “琢让待如何?”


  “既然他已作出选择,便让“琢让”死在妖魔反攻中,尸骨无存如何?”


  “如此,也好……”


  同行数年,张凯枫从不干涉陆南亭救人除魔,陆南亭也从来不过问他幽都势力的情报。


  两人的行程亦是不定,喜欢便多待几天,心血来潮时再方向,走走停停竟比陆南亭年少时下山历练还走得远。


  龙门荒漠,燕丘草原,从极之渊,有时候陆南亭会觉得惶然无措,只因这些地方,皆有无数魔氛。


  玉玑子自归墟回归后力量更为强大,弟子分批进入邪影之世历练,张凯枫身系大道注意,七夜更是应劫之人。此三人尽属幽都,而幽都与八大门派,终将一战。


  他早已不再年少天真,不敢贪想有阵营和平之日。


  然而终究会抱有一丝双方最好永远这般对峙下去的私念。


  前半生他一直以为名利欲望,皆如水中花镜中月,到头来似乎什么也无法抓住,再转眼,徒留他一人被绑在那个位置上,彻夜难眠。


  直到被囚幽都,看到那张被黑暗扭曲了的熟悉面容,陆南亭才突然明白,人,只有活下去,才能得到想要的。


  他此一生,失去的太多,至如今,除了手中的,他已什么都不再妄求了。


  张凯枫始终没有提及会见的故人是哪一位,陆南亭也未曾追问。


  陆南亭有幸可以放下阁主之位,张凯枫作为魔君,时间却永远停下。

总说天道循环,冥冥之中自有定数。  


  若无那些阴差阳错,以张凯枫的资质,也许会有另一番光景。


  也许,即便没有陆南亭那一掌,也可能会有别人的。


  得到了天下又如何,真正站到那人面前的时候才知道,过往繁华皆可弃,一如琢让和铭予,一如,张凯枫与他。


  *********


  当晚琢让便被人送回来了,陆南亭看到一双隐在黑暗中的双手,托着浑身是血陷入昏迷的琢让,递至张凯枫手上。


  他望向那黑暗中该是头部的位置时,只捕捉到一抹青幽光芒,稍瞬即逝。


  入夜的木渎镇又下了一场大雨,雨水冲刷着屋檐石板,无休止的滴滴答答,夜雨中飘摇的灯影模模糊糊地晃动着,明明是有些清冷的雨,这般连绵不绝却是有点扰人清梦了。


  陆南亭只着了单薄的里衣推开窗,上一次这样观望夜雨渔火是几年前的事了,犹记得小师妹清秀的脸庞坚毅的眼神,记得弈器的担忧与毫无保留的信任,短短数年,师妹战死在流光梦境中,弈器回转门派鲜少外出。


  奕剑听雨阁第十六代掌门已死,新的执掌者果决善战,活着的,只是一陆南亭。


  物是人非。


  陆南亭半阖起眼,感受着些许雨水吹到脸上,脑中无比清醒,这个尘世已不再是他的世界。


  张凯枫沐浴完自屏风后走出,看到的便是他立在窗前的模样。


  满鬓霜白,搭在窗棂上的双手被雨水浸得发白,眼睫微垂在苍白的脸庞上投出两扇阴影,雪白的里衣裹着挺得笔直的背脊。


  一双手自背后揽上陆南亭腰腹,熟悉的味道和着皂荚的清香袭来,他没有回头,只垂手握住了那双拥上来的手臂,被身后的人反手握住,按进一双火热的掌心。


  张凯枫蹭了蹭他的耳廓,声线慵懒:“不论师兄想起了什么,都只是过去。”


  “即便是过去,曾经的美好也不会轻易忘记。”这是他的信念,也是他最珍视的记忆。陆南亭声音平稳无波,任由张凯枫抱着,只是被蹭开的领口处露出了些微绯红痕迹。


  头搁在他肩上,张凯枫眯起双眼,陆南亭平日的声音总无意识地带着些低沉,让听的人觉得无论他说什么,都只是在淡然陈述。


  但是真正当他想要陈述什么的时候,尾音却是会微微上挑的。


  不再刻意压抑情绪,排布言辞。


  张凯枫收紧手臂,与那双冰凉的手十指相扣,如云扬入鬓中的剑眉一抖,已侧头吻上了陆南亭的唇角。


  雨声在这一刻似乎忽然小了,陆南亭听得有人在耳边低低絮说:“沧海桑田,与君共行。”


  回过头,背后的人却已经放开了手,侧身去拨弄那有些过于明亮的灯花。


  定了定心神,陆南亭伸手握住了那只捏着细剪骨节分明的手。


  烛火下,漆黑的眸中光芒明灭变幻,对上那双蓝白分明的眼,他缓缓开口,道:“人世短暂。”


  陆南亭的命数已定,即便同行,百载光阴对于张凯枫来说,不过转瞬。


  张凯枫一笑,径自剪下一截烛火,映得那双蓝瞳明亮的惊人,亦是缓缓道:“自当以吾这一世,换师兄的这一世。”


  百年过后千载万载又如何,若他注定步入太上忘情,那么,幸能将此生爱恨尽付这百年光阴。

                                                                          END


——————————————

木渎系列完成,时间线是在幽都之后第五年,脑洞大开无法抑制,对张陆这一对森森的爱,才不会说魍魉和太虚才是开这篇的目的^ ^

评论(2)
热度(5)

© 宿寒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