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寒塘

霹雳本命,恨网傲白安利售卖中
各种杂七杂八的文堆积地
宁可单身也不能拆的洁癖:恨网恨,王喻王,倦原倦,赭墨
王道:双叶,韩叶,螣吞螣,袭莲
墙头:杂食向,基本都能接受
雷区:ky,all,mdzs,mxtc(恶臭)
以上,安利来一份吗^^、

【韩叶】直线(1)

00c 00c 00c

月台梗

私设如山

考试前夕开坑似乎已经成了习惯……

╮( ̄▽ ̄")╭ 

——————————————————

晚上8点,叶修乘坐的航班终于抵达Q市。

Q市这8月的夜晚对常年生活在南方的人来说还是挺冷的,尤其在叶修的字典似乎里并不存在添衣服这个词。

叶修靠着明亮的广告牌,面对黑漆漆的轨道,默默地竖起了领子,果断觉得就这么一时热血跑过来实在有些失策。

每年都要来这个城市好几次,机场到霸图俱乐部的路线已经十分熟悉。以往不是下了飞机全队包了大巴去霸图主场,就是有人亲自开车来接。

这一次等了半个多小时也没看到那辆熟悉的黑色路虎,手机也一直提示不在服务区范围内。

眼看机场人越来越少,叶修摸着兜里的钥匙,无奈地缩了缩肩膀,快步走出大厅,决定自己打车过去。

那人性子,不会莫名失约,估计是给什么绊住了脚。

但是……

叶修看着机场外那排队打车的超长队伍,觉得头被夜风吹得有些痛,脚下硬生生转了个弯,朝着绿色的地铁标牌方向走去。


没有未接来电,也没有未接短信,电量还剩下两格。

心不在焉地把玩手里的单程票,叶修站在两侧通风的地铁站台上,冷风直愣愣地往他领口里吹,手机发出的淡蓝的灯光映出他脸上难以掩饰的疲累,厚重的黑眼圈在屏幕的反光里显得更加没精打采。

顺手点开了QQ,兴欣的qq群里没有人说话。

叶修抖了抖眉,平日里不是挺热闹的?

这个时间应该也都还没睡啊。

没有去看职业选手群,因为在他手机上那群向来是被屏蔽的:流量刷太快。

习惯性地挑起唇角,想要摸根烟点上,冰凉的手指碰到衣兜才想起下了飞机以后他压根没买烟,何况,地铁站的月台也是禁止吸烟的。

搓了搓食指和中指,叶修扒了扒被冷冰冰的头发,再次觉得自己今晚实在太失策。

他这一趟连个行李包都没提,所有的钱和证件都在身上这件运动服外套的兜里。

红白黑配色镶金边,胸前的红旗和金色的No.1闪闪发亮。

国家队这次的队服已经被联盟趁着拿世界冠军的噱头,当做周边在卖了,据说是狠狠赚了一把,兴致正在颠覆的粉丝们也不顾价格离谱不离谱,总之官方是卖脱销了好几次,现在走大街上,随便都可以看到好些个穿着红白黑运动服的荣耀粉。

叶修穿这身倒也不是刻意,中国队昨天才飞回北京,庆功宴之后他向联盟报备了几天假期后就直接飞了Q市,连家都没来得及回去一趟,还把叶秋拖下水给他打掩护,气得叶秋直说要跟老头子告状。

即便是叶修,在拿了世界冠军的晚上的收到对象一条“想要见你,现在。”的短信,也难免热血上脑,需要青春冲动一把。

慢吞吞地把手插在兜里,找了个稍微避风的椅子坐下,与他同一批进站的人全都直愣愣地排在黄线以外等候,除了他,没人坐着。

已经连续三天没有好好休息过了,本以为一下飞机就看到人,这下兴奋劲可算是能缓一缓了。

脑子放空了一会儿,叶修侧了侧头目光落在候车牌上,茫然地停了一会儿,突然觉得不太对劲,这月台似乎也太安静了?

视线猛地定焦,叶修转过头,却看到不知道什么时候地铁已经进站,就静静地停在他面前,车门打开,却没有广播的声音提示旅客进站。

连忙站起身闪进车门,明亮的车厢里所有座位都已经坐满了人,叶修呼出一口气,懒洋洋地拉着地铁上垂下来的手环,眼皮子耷拉着,黑眼圈瞪着车窗上倒映出的人影,思维继续发散。

老韩现在在干什么呢?

那种直白的话,不是没听韩文清说过,只是在夺下世界冠军之夜来看似乎格外容易让人冲动。

从赛前准备到比赛结束,虽然不用上场,但是更多的场外准备都由叶修一手打理,大家都是第一次搞这种世界级的比赛,一个多月天天忙得昏天昏地,就算联盟给配备了助手要他亲自做的事情也太多太多。

所以说,邮箱是个好东西。

想了想,叶修掏出手机,轻薄修长的手指再次点开了手机锁屏,屏保上是自己和叶秋的合照,他挑了挑眉,弯起唇看了一会儿,然后点开了第一页上的快捷消息栏:

君莫笑 20:55

在没?


苏沐橙 20:56

在啊,你在哪儿呢?!


君莫笑 20:56

已经到Q市了。


苏沐橙 20:56

陶老板他们找你都找到我这儿了! 


君莫笑 20:57

他找我?


苏沐橙 20:57

是啊!


君莫笑 20:57

有说啥事儿没?来庆贺的?


苏沐橙 20:58

没啊,就说联系不上你,是要庆贺什么?你们战队夺冠?


君莫笑 20:58

……


叶修按着手机的指尖顿下,不知道苏沐橙这又是在玩儿什么。

陶轩找他就已经够让他惊讶了,什么叫“你们战队”……

迟疑间,下一条消息已经到了。


苏沐橙 20:59

总之先给陶老板打个电话吧,我看他们都挺着急的。电话号码是:184xxxxxxx


叶修皱起眉,这个号码他记得,确实是陶轩的,不过,是十年前的号码,嘉世第二年夺冠后,陶轩就把这个号码给了负责外宣的人。


君莫笑 21:00

你又看什么小说了?


苏沐橙 21:00

啊?


君莫笑 21:00

我有那么容易被你骗到吗?#56


苏沐橙 21:01

没骗你啊!陶老板在电话里一直催我联系你!


君莫笑 21:01

你打我手机啊


苏沐橙 21:01

你买手机了?


君莫笑 21:01

你以为我用什么登的QQ?


苏沐橙 21:02

……

你居然没告诉我号码!


君莫笑 21:02

第二个知道我手机的不就是你嘛,别玩儿了啊


苏沐橙 21:02

我不知道!没开玩笑啊,真的是陶老板找你!

“你自己看.jpg”


叶修看着那张截图,指间有些停滞,那是张来电记录的截图,来电人显示确实是陶轩那个号码,但是手机上显示的电子时间,是10年前。


他记得,十年前苏沐橙的手机,确实是这种界面,屏幕还是他们三个人的合照。


从图片界面跳回qq列表,叶修刚想问问苏沐橙到底是怎么回事,却感觉到地铁停了下来,车门打开,坐在他面前的旅客都站起来下了车,叶修抓着手机转身坐了下来,整了整衣角再抬起头,却发现整整一节车厢,就剩他一个了。

莫名的寒意席卷而来,他望了望头顶的通气孔,这是空调里的冷气?

怎么感觉比刚才在月台上吹的冷风更渗人啊。

紧了紧外套,叶修低头再看手机,屏幕下方有头像在闪动。

看着那个名字,叶修微微皱起眉,心里感觉有点不妙。


气冲云水 21:03

小队长在没?


君莫笑 21:03

老吴?


气冲云水 21:03

还在训练室?我们都到上林苑这儿了。


君莫笑 21:04

你们?


气冲云水 21:04

是啊,早上不是说好呢嘛,老板搬新房你还放鸽子也太不给面子了啊。


叶修沉默,他记得,第二赛季夺冠后陶轩在上林苑买了一套房子,搬家全队都去庆贺了,只除了他,在训练室没能走开,和大漠孤烟打了一晚上jjc,赶到上林苑的时候庆贺都要进入尾声了。


君莫笑 21:06

老吴,第一赛季决赛最后那一场,你滑铲截开了李艺博,是因为预判到了韩文清的猛虎乱舞?


气冲云水 21:06

……#67【瞪眼】 我预判的是锁喉啊!

小队长你没事吧?!


君莫笑 21:07

……没事,就是忘了今天几号了。


叶修冷静地看着屏幕,他清楚的记得今天是几号,清楚地记得自己现在28岁。

也清楚的记得第一赛季到第三赛季,吴雪峰在决赛半决赛上那五次及时截下的霸图的针对一叶之秋的盲盾配合。


气冲云水 21:07

必须是xxx1年8月8号啊

老板搬家,这数字多吉利。


叶修拿着手机抿起唇,屏幕上映着他已经完全清醒的眼,冷气爬过不算薄的运动服直往他的脖子里灌,如果不是前面的年份,那这个数字,也许真的挺吉利。

他解开职业选手群的屏蔽,等了一会儿,却发现竟然没人说话,心中的不安更胜。


君莫笑 21:10

都谁在?


气冲云水 21:10

……


季冷 21:10

#21【瞥】


百花缭乱 21:11

干啥?


君莫笑 21:11

谁知道今天几号?


百花缭乱 21:11

哈哈哈叶秋你没事吧,今天几号都不记得了看日历啊!


君莫笑 21:11

手边要有这玩意儿我还需得着问?


气冲云水 21:12

xxx2年8月8号……你现在在哪儿?


君莫笑 21:12

xxx2年?


落花狼藉 21:12

叶秋,来pk


百花缭乱 21:13

我也来!我也来!2v2jjc走起!


君莫笑 21:13

……你们真没串通?


王不留行 21:13

串通什么?


君莫笑 21:13

大眼,今天哪一年?


王不留行 21:13

……


百花缭乱 21:14

大眼?大眼?!!!哈哈哈哈哈哈

叶秋你太过分了,居然给新人起外号!王杰希我要是你可是忍不了啊?


落花狼藉 21:14

大眼。


气冲云水 21:14

噗……


冬虫夏草 21:14

叶神,不带给我们新人取外号的啊。


气冲云水 21:15

汗,小王别在在意啊……我们队长没有恶意的。


君莫笑 21:15

……


气冲云水 21:15

说起来队长你在哪儿上的电脑?一整体没在训练室没见着你还真有点稀奇。


叶修愣愣地盯着手机,真的假的?

这到底是他错乱了还是他被驴了?先是苏沐橙,后是吴雪峰,现在连王杰希方士谦都这么说?

忍不住伸手挠了挠头发,叶修有些茫然地放下手机,环望四周,发现这次旁边两个连着的车厢也都只剩一排银色的座位了,车窗外漆黑一片,虚影不停地地晃过,不知道是隧道还是什么。

他站起来看了看门口顶上的站牌,发现才过了3站,而霸图俱乐部,离这里还有很久。


 



评论(21)
热度(542)

© 宿寒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