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寒塘

霹雳本命,金光全职安利售卖中
各种杂七杂八的文堆积地
宁可单身也不能拆的洁癖:恨网恨,王喻王,倦原倦,赭墨
王道:双叶,韩叶,螣吞螣
墙头:杂食向,基本都能接受
雷区:ky,np,杰克苏,玛丽苏
以上,安利来一份吗^^、

【韩叶】直线(3)

    ooc ooc ooc

            月台梗

————————————————————

  (三)

  

  叶修走在空旷的车厢里,整个世界里似乎正剩下地铁刺破风声的声音,大开的冷气冻得他手指冰凉,脚下的步伐快速得与平日的懒散全然不同。

  车厢里的人越来越少,而叶修根本没看到他们下车,也没看到车门打开,好像只是一转眼,人就不见了。

  终于走到车头,驾驶室请勿打扰的铭牌就挂在扶手旁边,叶修停下脚步,深吸一口气,低头看了看手机,打出今晚不知道第几次的问话。

  君莫笑 21:45

  今天是哪一年?

  唐三打 21:45

  又来?

  鬼疑神迷 21:45

  什么又来?

  王不留行 21:45

  ……

  夜雨声烦 21:45

  老叶你行不行啊每年都来这么一出,又是在看视频看到错乱了吗,哈哈哈今年的决赛看了多少遍?有没有被本剑圣的英姿煞到啊?

       喻文州 21:45

  xxx5年

  石不转 21:45

  xxx5年8月8

  王不留行 21:46

  xxx5年8月8日21点46分

  无浪 21:46

  每年?

  沐雨橙风 21:46

  ^ ^今年又是在一起看视频?

  林草暗惊 21:46

  听说叶神有时候会记不清年份,原来是真的?

  石不转 21:47

  截图.“xxx3年.jpg”“xxx4年,jpg”

  王不留行 21:47

  “xxx2年,jpg”

  叶修看着这两张截图,上面属于他的qq号之前,顶着的,都是一叶之秋的ID。

  也许时间,真的在某一个轨道上岔开了路线。

  夜雨声烦 21:47

  哈哈哈楼上两个太坏了,这么久的记录居然还留存着,叶秋的黑历史啊铁证如山get!!

  喻文州 21:47

  似乎问的时候都是同一天呢。

       生灵灭 21:47

  8月8日

  石不转 21:47

  晚上九点

  王不留行 21:47

  每次都比上一次晚10分钟以内

  风城烟雨 21:47

  ……#21【瞥】

  唐三打 21:47

  楼上们为什么总能发现华点。

  鬼疑神迷 21:48

  战术大师的世界我们不懂。

  无浪 21:48

  8月8号对叶神来说很特别吗?

  夜雨声烦 21:48

  诶诶诶?什么特别什么特别?

  君莫笑 21:48

  张新杰,前年的问题。

  石不转 21:48

  ……

  鬼疑神迷 21:48


  什么问题什么问题?

  沐雨橙风 21:48

  好奇

  风城烟雨 21:48

  好奇+1

  无浪 21:48

  好奇+2

  冬虫夏草 21:48

  

  好奇+3

  ……

  一枪穿云 21:48

  好奇+21

  王不留行 21:48

  

  是这个?“截图.jbg”

  石不转 21:49

  ……

        我查过了,关于Q市地铁的异谈有不少,你想知道哪条线路的?

  夜雨神烦 21:49

  我去居然是鬼故事,老叶你这什么口味啊,我截图都准备好了你就给我们看这个?

  君莫笑 21:49

  1号线。

  石不转 21:49

  上前年的报道,大致就是有人上车,然后失踪,失踪前给亲人发了条上地铁了的短信。

  枪淋弹雨 21:49

  ……亚历山大啊

  鬼疑神迷 21:49

  #27【惊恐】

  逢山鬼泣 21:49

  #27【惊恐】

  鬼刻 21:49

  #27【惊恐】

  林草暗惊 21:49

  #27【惊恐】

  生灵灭 21:49

  #27【惊恐】

  灵魂语者 21:49

  #27【惊恐】

  风城烟雨 21:49

  楼上这些id是什么回事?

  唐三打 21:49

  真的假的?Q市的治安有这么剽悍?

  喻文州 21:49

  这好像不算鬼故事?

  夜雨声烦 21:49

  我去我去,以后去Q市千万不能坐地铁, 指不定哪天就回不来了!

  鬼疑神迷 21:49

  黄少你要是去坐地铁,不用在Q市也回不来好吗

  夜雨声烦 21:49

  滚滚滚方锐你羡慕本剑圣的人气就直说,说得好像你上去就能回来一样,还有你不知道有个词叫做伪装吗?!

  君莫笑 21:49

  我现在在这条线的地铁上。

  鬼疑神迷 21:49

  #104【瞪眼】

  唐三打 21:49

  #104【瞪眼】

  逢山鬼泣 21:49

  #104【瞪眼】

  生灵灭 21:49

  #104【瞪眼】

  石不转 21:49

  队长现在不在俱乐部

  沐雨橙风 21:49

  注意安全

  夜雨声烦 21:49

  什么情况,老叶你去找韩文清真人pk吗?!!!哈哈哈现在是夏休期啊你又忘了吗啊哈哈哈哈哈

  君莫笑 21:49

  谁来解释一下为什么这车到站不开车门?

  石不转 21:49

  ……

  沐雨橙风 21:49

  ……

  唐三打 21:49

  #104【瞪眼】

  鬼疑神迷 21:49

  #104【瞪眼】

  生灵灭 21:49

  #104【瞪眼】

  ……

  冬虫夏草 21:49

  真的假的?

  夜雨声烦 21:49

  我去老叶不是吧,你这是在玩儿什么?

  喻文州 21:49

  叶神换节车厢看看?

  生灵灭 21:49

       遇上麻烦了?

  王不留行 21:49

  8月8日,晚上9点。

  风城烟雨 21:49

  ……

  喻文州 21:49

  ……

  生灵灭 21:49

  ……

  无浪 21:49

  ……

  唐三打 21:49

  细思恐极啊……叶神你还好吗?

  叶修深吸一口气,没得空告诉群里的人具体情况,他缓缓踱步到玻璃窗口旁边,往驾驶座看去。

  没有人。

  叶修蹙起眉闭了闭眼,再睁开。

  还是没有人。

  他深吸一口气再回头,整个列车安静得近乎诡异,连从车厢顶上吹来的风声都小了许多。一旁屏幕上的红光在第六个站定格,正朝着第七站闪烁着。

       恐怕,真是给他撞上了。

  张新杰是怎么说的?

       失踪了就再也没回去过?

  耸了耸肩膀,叶修低下头,嗤嗤地笑了两声,突兀的笑声在空旷的车厢里十分清晰而诡异。

       冷静,冷静。

       这种时候慌也没用。

    会这样被一路带去哪里?

  真是一点也不期待啊。

  还有三个站到霸图俱乐部,到时候车门要是仍旧不打开……

  他叹了一口气,觉得脑子疼得厉害,连续几天没有真正休息过的大脑和身体不断在向他抗议着。

  拖着懒散的步子走到座椅旁边坐下,对面窗户上映着的脸还是那一张,只是面色太过苍白。

  叶修觉得此刻脑子已经被疼得十分清醒了,比拿到世界冠军之后的任何一刻都要清醒。

  想了想,他把手机举到眼前看了看电量,依旧是两格。

  手机是弟弟在他回家后送的,超长待机和电量。

  扯出一抹笑意,他揉了揉额头,然后飞快地点开苏沐橙的私聊对话框,键入几句话后又分别点开陈果,唐柔莫凡,包子,罗辑,乔一帆,方锐,安文逸,魏琛,关榕飞,伍晨的。

  几乎是不假思索地快速输入着。

  职业选手群的消息数量已经增加到99+,手指在群的上方顿了顿,终究没有再打开,叶修直接切掉了QQ窗口。

  点开通讯录,给自家弟弟发去一条短信,想了想,唇角上扬起又多写了几句话。

  最后,他黯了黯眼神,点开了通讯录上的第一排那个号码。

  胸中仿佛有暖气鼓起来,他把手机放在耳朵旁。

  机械的女声传来。

  “您好,你所拨打的号码不在服务区内,请稍后再拨。Sorry,the number you dialed is not reachable.Plese redial later.”

         暖气瞬间被戳破一般,空落感攉住了心脏。

  手指有些难以抑制地颤抖起来,唇角的笑意僵硬着塌了下来,叶修放下挂在耳边的手机,沉默着翻过来点开短信,收件的最上面一条是来自那个人的,时间是三天前。

  “想要见你,现在。”


  想要见你,现在。


  手指已经冻得连按键都不那么容易了,这让叶修想起第一次退役后的那个雪夜,不过,那一次可丝毫没有现在这般……的心情。

  手指按键依旧精准,但是短短一句话,他编辑了三十秒。


  确认发送。

  发送成功。


  地铁在这一刻停了下来。

  咚……咚……咚……

  有节律的声音在车厢里响起,似乎近在咫尺。

  叶修茫然的抬起头,愣了有一秒,然后猛然意识到。

  有人在敲他身后的窗户。

  飞快地转过头,叶修猛地睁大眼,他看到,车窗外面,站着一个人。

  身姿挺拔结实,面容俊朗,神色沉暗不怒自威。

  喉咙仿佛被什么东西哽住,叶修扒着椅背站起身,两个人就这样面对面站着。

        看着那张十年如一日的常态表情,看着那件不知道看过多少次的霸图运动服外套,看着那人敲在窗户上的手由手背变为手掌贴在窗户上。

  叶修的喉咙动了动,被蛊惑一样地颤抖着伸出手,张开五指,隔着玻璃,缓缓地把自己的手掌,贴上了那张骨节更大一号的手掌。

  叶修。

  他看到外面的人嘴皮子动了动。

  叶修站在车窗里咧了咧嘴,他不知道自己现在的表情怎么样,想来不会太好看。

         他点头,声音有些喑哑却依旧冷静:“老韩。”

  韩文清只是静静地看着他,叶修仿佛觉得有温热的东西顺着手心叠合的那块玻璃传了进来,慢慢传遍了他的四肢百骸。

  那样的温热太过真实,仿佛穿透了时间与空间,在一瞬间击碎了他竖起的坚韧心防,有什么东西在心底破土而出,再也按捺不住。

  

  叶修凑近车窗,隔着厚厚的玻璃,手掌紧紧贴在车窗上,手心潮热,目光眨也不眨地看着外面的人,仿佛这样就能离对方更近一些,看得更仔细一些。

  是那双熟悉的眼睛,他曾在各种距离不知道看过多少次。

  叶修突然觉得,也没什么可遗憾的了,他看着韩文清的眼睛,一直紧绷着的表情在这一刻突然松动着融化,他勾起唇角然,笑意仿佛被烈焰融化的雪,柔若烟云。

  然后,他朝着外面的人,对着隔音的强化玻璃,在空旷的车厢内,望着不知道为何会出现在此的韩文清,叶修笑着说:

  “……”

  地铁猛地再次动了起来,韩文清的身影瞬间化作一道虚影被抛在了身后,叶修靠坐在椅子上,仰起头,抬手盖上自己眼睛。

  

  

  


评论(15)
热度(200)

© 宿寒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