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寒塘

霹雳本命,金光全职安利售卖中
各种杂七杂八的文堆积地
宁可单身也不能拆的洁癖:恨网恨,王喻王,倦原倦,赭墨
王道:双叶,韩叶,螣吞螣
墙头:杂食向,基本都能接受
雷区:ky,np,杰克苏,玛丽苏
以上,安利来一份吗^^、

【韩叶】直线(8)

今天更得比较晚了,越到后面越感觉下笔硌手,一直在两个梗之间游移不决,因为最初的结局设定已经被放弃了。

感觉老叶一个不小心性格就会歪掉很多……亚历山大……

生硬的地方请指出来,之后会慢慢修改。大家的回复,也会回复的哈。

ooc  ooc  ooc

月台梗

——————————————————————————————

(8)

叶修疲惫地靠着路虎紧闭的窗户,不短的身量蜷在座椅上显得有些挡手挡脚,没有去看窗外的景色,也没有问前面的人要去哪里,他太累了。

“叶修。”正在开车的人喊了他一声。

“嗯……”叶修缩了缩身体,想要调整出一个合适的姿势却始终感觉不得劲。

“别睡着。”依旧是低沉的声线,仿佛态度强硬的命令。

“唔……我就眯一会儿。”

开车的人皱了皱眉,从反光镜里瞄了他一眼,那眼睛下的黑眼圈十分明显,额发滑落一边露出叶修有些微蹙的眉头,之前被冻得发紫的唇到现在也没有血色,映着他苍白的脸色仿佛十分难受。

“……”

车里的气压突然低了一点,前面的人瞥了反光镜一眼,单手从抽屉里拿出一瓶水往后递过去,语气有些不悦:“那就椅子放平睡。”

叶修缓缓睁开眼,接过水直接拧开瓶盖喝了一口,完了低头看了一眼生产日期,挑着眉笑了。

他慢吞吞地坐直身往车窗外望去,玻璃窗外漆黑一片,只有一路逆行的路灯,不断倒退着被这车抛在身后。

从右后座挪到左边,叶修带着笑意的声音在驾驶座背后响起:“老韩?”

“嗯?”

“把副座放平呗。”

开车的人从反光镜里横了他一眼,本来就过于严肃的长相这一下显得更加骇人,不过手上却是丝毫不马虎,摁下副驾驶座位上的控制键。

“事儿多。”

“谢了。”

叶修摁着柔软的垫子把自己挪了上去,侧身躺在放平的座椅上,舒服地侧了侧脑袋,心里叹着气可算能安安稳稳睡一会儿了。

旁边的人双手握着方向盘目不斜视,只是车速明显缓了下来。

然后,一件西服外套扔在了叶修身上。


国家队训练室里,宋奇英的声音通过桌上的手机传了出来,语气十分断然:“队长就在我旁边,绝对不会错。”

众人焦虑得不行,电脑上的qq私窗几乎要被闪爆了,喻文州从门外走进来,向来温和的脸色不太好,他刚挂了冯宪君打来电话,那边也是听说消息被半夜喊了起来,但是他这边也没有确切的情况,今晚这事儿,说出去也太匪夷所思了。

压抑的气氛在训练室里蔓延着,叶修上一条消息已经过去了十分钟了,然后再也没有说过话。

“报警吧!”有人提议。

喻文州摇了摇头:“不能确定他是在哪个城市。”

王杰希在电脑上迅速搜着关于Q市相关的灵异事件,不管真的假的全部挨着看过去:“这种事情找警察真的有用吗?”

一直沉默的周泽楷突然开口:“手机……”

众人纷纷转头看他,周泽楷一顿,然后认真说:“……信号。”

孙翔眼前一亮:“他能收到QQ信息,肯定也能查到手机信号的位置!”

张新杰推了推眼镜看他,有点不确定:“前提是他真的在这个空间里。”

“……不管怎样,先试着找一下。”黄少天低头翻看起手机:“叶修那手机有GPS定位功能吗?”

“太远了坐标点没法确定。”楚云秀抿了抿唇角,有些丧气地看向苏沐橙。

后者已经强行冷静了下来,拧着眉头似乎在想什么,然后在手机上翻出一个电话。

那边很快接通。

“叶秋,我是苏沐橙。”

“嗯……你能找到他在Q市的手机定位信号吗?”

“机场的?”苏沐橙惊讶地喊了出来,然后听着那边好像快速地说了什么,不由摇摇头道:“叶修说他在机场之后的第十个站下的车,有人去接走了他,但是……”苏沐橙咬了咬嘴唇,继续道:“他上了一个不该出现在那里的人的车。”

“恩,离霸图俱乐部最近的那一个。”

“恩,我们有叫朋友去接他,但是没有看到人。”

“好,稍等。”苏沐橙抬起头看向方锐,把手机递给他,然后问道:“林敬言的电话你有吗?”

方锐一愣,立刻对着手机背出一串数字,手机放到耳边,立刻听到那边有个无比熟悉的声音传来:“谢谢,两个站我都会请人去找,有消息立刻通知你们。”

方锐惊讶睁大眼,望向苏沐橙,后者知道他听出来了,摇头肯定道:“他不是。”

“……”方锐沉默,然后摸着鼻子苦笑了一下,今天晚上收到的信息量还真是有点大。

他进兴欣的时候,叶修叶秋身份证的风波已经被联盟摆平低调处理了,叶修不主动说,兴欣众人也不会多嘴,所以方锐一直都不知道叶秋的存在。

挂了电话,苏沐橙望着训练室里的众人,咬唇:“叶修的手机信号显示停留在Q市机场旁边的地铁站里。”

所有人都沉默了,直到唐昊愤愤地一拳垂在桌子上。

“这不可能!”

职业选手群里静悄悄的,不再有人刷屏,而叶修,也一直没有出现。


林敬言站在地铁站的月台上,夜风冰凉,吹得他脑子里一团杂线更加混乱。

那个给他打电话的人自称叶秋,说是叶修的兄弟,但是这群在电话之后五分钟不到便涌进地铁站的警察是怎么回事?

那家伙,还真是十年如一日地神秘啊。

他比韩文清和叶修后出道一年,却不曾有过那样如日中天的声望和天赋,他喜欢荣耀,所以即便天府不足,也愿意一步一个脚印地攀登着荣耀这座高峰。

要说努力,这个联盟里有几个人不努力?

能够和韩文清做队友,和叶修作对手,能够站在过那样的比赛场上, 林敬言觉得自己很幸运。

他后开始的故事已经结束,而更早出道的叶修和韩文清,却似乎从来没有变过。

Q市是他退役后旅行的第二站,正好撞上世邀赛开幕,在韩文清的邀请下兴致勃勃地决定留在霸图一起关注直到比赛结束,谁知道还没来得及高兴老韩就出了事情,还没回过神来,叶修又来这么一出。

他赶到医院的时候韩文清的父母已经到了,正等在手术室外,他让老人家守着自己去办理手续,医生便直接将老韩被送往医院抢救时的随身物品交给了他保管,一个染血的手机,和一张磁面都已经刮得十分花了的荣耀账号卡。

随手划开手机锁屏,屏保是霸图的logo,而屏幕却是两只并交叠的手,属于两个人的。


霸图。

韩文清。

叶修。

荣耀。


林敬言苦笑,他认出了那两只手。

真的只是朋友或者对手?


xxx9年8月8日,23:40。

林敬言被请进监控室,刚才领头进入地铁站的警官一脸严肃地问他:“林先生,我们已经把今天晚上10点到现在所有的监控都调出来查过了,叶修先生并没有在里面出现过,你确定他是在这里下的车?”

林敬言摇头,直接把自己手机上的qq记录翻给对方看,看着对方露出惊讶的表情后,无奈道:“我也很想知道,他真的是在这里下的车吗?”

警察沉默,他收到执行任务的命令时,上级的要求是尽快到这个叫叶修的人,护送到安全的地方,没想到会是这样的事件。

“这个接走叶修的人跟叶修什么关系?”

“……我不太清楚。”

穿着深色制服的警察皱了皱眉,打量着林敬言的目光十分锐利:“不清楚?”

“两个人交情很好……但是具体的关系,我并不能确定。”

“你确定这个‘老韩’出了车祸在医院?”

“是的,收到消息后我也与留守医院的朋友确认过了。”

“……那你知道‘老韩’有什么长得像的兄弟吗?”

“他是独生子,而且……”

“而且?”

“如果他们真是我认为的那种关系,恐怕即便是韩队的父母,也没有叶修来得更了解他,我相信他不会认错。”

“你认为的?”警察若有所思。

“你认为他们是什么关系?”

“宿敌,或者……恋人。”


叶修裹着黑色的西服外套躺在路虎的副驾驶座上,双眼闭了一会儿,又睁开,目光在车顶游移了一会儿落在身旁开车的人的后脑勺上。

他在知道对方能看到自己。

后者面不改色地继续开车,过了半晌,发现他依旧盯着不放的时候,才开口问道:“不是说眯一会儿?”

“怕睡着了。”

握着方向盘的手顿了顿,然后脸上的表情似乎稍微和缓了一些:“多久没睡了?”

“飞机上睡了一会儿。”叶修虚睁着双眼把下巴埋在西服的领子下,声音有些模糊不清:“最多后天就得回B市,后续一堆事情等着做。”

“世邀赛打得不错。”

叶修闻言埋头笑了一下,调侃道:“这次拿的可是世界冠军。”

不可置否的点了点头,盯着前方路况的人眯了眯眼,声音断然道:“明年我们会拿下双冠。”

“我们?”叶修拖着调子刻意重复了一下,常年被烟熏过的嗓子并不清亮,却有种莫名的磁性。

韩文清抽空瞥了他一眼,正对上那双眼袋深重的眼睛后立刻转回了目光,没有说话。

叶修倒似被勾起了兴致,他按着西服外套坐起身,靠在车门上单手支住额头:“我们?嗯?”

调侃一样的追问的声音咬字十分清晰,混着他揶揄的笑容简直让人觉得神烦。

在收到对方狠狠瞪过来的眼神之后,叶修忍不住轻声笑了起来。

“我这可是退役了啊,以后做队友的机会还指不定多少呢。”

“哼。”

“哟,这反应是不乐意?”叶修饶有兴趣地追问道。

“幼稚。”

冷冷掷出两个字,驾驶座上的人看了看导航上的时间,23:45,然后面不改色地踩了一脚油门,开始加速,计表上的指针慢慢往右偏离。

叶修注意到了,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先前满是睡意的眼神已经完全清醒了,面上不动声色地继续道:“比赛视频看了吧,长见识了吧?有没有后悔放弃这次机会?”

“你是在问我?”一声冷笑。

“啧,”叶修无奈地揉了揉额头:“年龄摆在这儿,我们的机会可不多了。”

旁边的人沉默,再开口,还是那四个字:“一如既往。”

一如当初把嘉世挑下神坛时,当打之龄的霸图队长在赛后记者发布会上说的那样。

十年如一日,从来不曾变过心念。

叶修看着他的侧脸,不用猜也知道这人的正面一定依旧是那副能吓坏小朋友的严肃,唇角勾了勾:“说起来,今晚一直没看你在线啊,平时不都挂着吗?”

后者看也不看他一眼,甩出俩个字:“没空。”

叶修声音低低地笑着,拉下抽屉把烟翻出来再叼了一根,这是他出国之前落在韩文清车上的,今晚倒是应了个急。

“少抽点。”

叶修埋头点火,垂眼深深吸了一口,然后鼻子里长长呼出了一团烟雾,牙齿斜咬着烟显得吐词有些模糊:“我们什么时候能到?”

身边的人看了看驾驶座上的时间,沉默了一会儿,然后道:“快了。”


评论(46)
热度(237)

© 宿寒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