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寒塘

霹雳本命,金光全职安利售卖中
各种杂七杂八的文堆积地
宁可单身也不能拆的洁癖:恨网恨,王喻王,倦原倦,赭墨
王道:双叶,韩叶,螣吞螣
墙头:杂食向,基本都能接受
雷区:ky,np,杰克苏,玛丽苏
以上,安利来一份吗^^、

【韩叶】直线(9)

果断卡文了……三更的时间卡到现在也就一章orz……

大家的留言里有些没有回,大部分是因为涉及到后续的剧情,笑, 就不剧透了。

转眼250粉都过了,简直受宠若惊,每天等更的亲们辛苦。

这篇完了之后会开几篇点梗作为回馈嗯。

ps: @猫猫叨叨    好友你加油。

月台梗

——————————————————————————

(9)

叶修叼着烟没有说话,车里又陷入了安静,明明是8月的天气车里却开着暖气,漆黑的玻璃仿佛将车外的一切寒冷与夜风都隔绝了。

半晌没听到他说话,开车的人瞥了叶修一眼,却发现他正反拢着自己的西服外套埋头看东西,尖瘦的下巴搁在衣服后领上,两只手从袖子里伸出来,手里把玩着一张荣耀的账号卡。

大漠孤烟。

叶修的若有所思地把玩着手里的账号卡,半个月未剪的额发有点遮住眉毛,顺着他埋头的动作滑下眼角,让身边的人一眼只能看到他的发顶和已经烧了一小段却没有要断落的暗白烟灰。

修长而大小正好的指骨,被白皙而圆润的皮肉覆盖,每一根指甲都修剪得整齐平整,指腹仿佛眷恋似地反复摩擦着大漠孤烟的棱角上的毛边。

很难想象,就是这样一双手,缔造了出荣耀史上最高的巅峰。

叶修将这张卡拢在了手心,转头看身边的人:“这么多年了,就没想过向联盟申请一张新卡?”

“没必要。”

叶修笑了笑:“好歹这张以后还能留作纪念。”

后者握着方向盘的手一顿,低沉的声音在车里响起:“我不需要。”

“万一我需要呢。”

“……”

叶修捏着账号卡埋头低笑,在嘴边的烟灰掉落到西服上之前把它摁熄在了车上的烟灰缸里,然后吐出了一口烟雾,声音有些模糊:“我俩打线上赛那会儿你说的话……还算数不?”

“嗯?”身边的好像有些意外,皱着眉想了半晌,未果。

线上赛的话,至少也是十年以前了。

“哪句?”

“唔……”叶修弹了弹手指,“就是……我换几个号你都能认出来那句。”

“……嗯。”

身边的人淡淡应了一声,叶修笑了笑捧着卡转头看他:“那一次你就没认出来。”

“想翻总账?”被看的人面不改色,连目光都没转一下。

“哪儿能啊,就问问。”

“……”

唯一没认得出来的那次是第四个赛季结束后的夏天,叶修拎着几件衣服跟往年一样到达Q市的时候,霸图和嘉世的世界大战正进行得如火如荼。

这种时候正是拾荒者赚得满盆钵的最佳时期,被打破神话的嘉世队长就蹲在如正日中天的对手家里,每天洗劫着各大战场。

开着一个拳法师。

还有什么职业比拳法师更容易混进霸图的队伍?

也许治疗可以。

而打破神话的霸图队长每天都呆在人数猛增的训练室里,带着青训营的萝卜苗们特训。

开着一个战斗法师。

还有什么比亲自上手玩儿更容易琢磨对手的弱点?

嗯,好像作为对手就可以。

两个人在抢boss的时候遇上大约算不得意外,毕竟哪里有boss哪里就有拾荒者和公会精英团。

而叶修不过是在那个打法跟自己特别相象,又好像更加凶猛的战法在嘉世队伍里砍瓜切菜的时候,一个锁喉把对方扔进了狂战士堆里。

然后迅速捡走了对方被爆出的橙武。

就这样被对方单枪匹马追杀了整整一天。

就在叶修以为对方已经下线了的时候,韩文清开门回来了,自然而然地看到了他电脑屏幕上的账号,和ID。

早该想到,那种连收招习惯都跟自己相似得如出一辙的打法,除了这个人还有谁。

叶修耸了耸肩,把大漠孤烟塞进西服的兜里:“如果有人跟我长得一模一样,你能认出来吗?”

“嗯。”身边的人淡淡应了声。

叶修闻声转过脸,咧了咧嘴,黑眼圈在昏黄的灯光下格外显眼:“那你看我是谁?”

尖锐刺耳的声音猛地响起,开车的人猛地握紧方向盘,一脚踩下了刹车,仿佛整个空间都随着这一下静止了下来。。


穿着黑色衬衫也挡不住结实的身板的男人死死地盯着他,脸色铁青。

“……”

好半晌,那样骇人的目光才缓缓收了回去,倒飞入鬓的眉毛拧成了一团,低吼道:“叶修!”

叶修一点也不为这恐怖的神色所动,他望着那双熟悉的眼睛,笑问道:“老韩,你什么时候开始抽烟的?”

对面的人闻声愣了楞,眉心紧紧皱着,眼睛理似有什么喷涌而出,又似乎被他生生压了回去。

叶修收起唇边的笑容,蹙了蹙眉心,这样的韩文清,他几乎从未见过。

他望着对方,抿了抿唇角。

他今晚在车上抽了整整两支烟,换作以前,恐怕老韩早就一脸烦躁地把他丢出去了。

目光落到对方仍旧放到方向盘上的右手上,叶修伸出手,握着那只手腕拉过来来放到灯光下,凑近自己的眼睛。

宽厚的手背上血管走向一如从前,只是同样修剪整齐的指甲末端被熏染得有些泛黄。

这是韩文清的手,却不是叶修所熟悉的那一双。


张新杰低头看了看手腕上的石英表,23:58。

往日里他这个时间应该已经进入了深度睡眠,但是今晚,注定是个不眠夜。

桌上的手机仍然开着,通话时间持续增长的,整个训练室却没人说话。

所有人都坐在各自的电脑面前,目光却不时往苏沐橙身边的那个人身上扫去。

3分钟之前,除了苏沐橙以外的所有人死死地都盯着这个突然出现在训练室门口的人的脸,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

孙翔差点被翻到的凳子砸到自己的脚。

连王杰希都在瞬间睁大了眼睛。

叶修居然有一个双生兄弟。

居然还叫作叶秋。

这个自称叶秋的人进来之后就直接占据了训练室里的两台电脑,要不是气质真的差距太大,也许所有人真的会以为这只是场玩笑。

叶秋反复地查看着苏沐橙聊天记录里今晚叶修说的每一句话,越看脸色越差。

他身边的人也是同样,一边看着聊天记录一边在纸上飞快地写着什么。

“怎么样?”

看到那个穿着职业套装的年轻女性是停下笔,苏沐橙立刻紧张地发问。

对方推了推黑色的方框眼镜,转过身看着手里的纸,严肃道:“叶修先生,恐怕在给boss发短信时就预料到了自己的失踪,或者说死亡。”

训练室所有人的瞳孔在瞬间扩大。

叶秋眼神凌厉地扫了她一眼,那张和叶修一模一样的脸上满是不赞同,他斩钉截铁地放下三个字:“他没死。”

侧写师顿了顿,注意到了所有人在瞬间的变化,并没有意外,继续说道:“之后与你们的对话里可以分析到他已经做了什么决定,很可能是逃脱当时不利处境的方法,他对接走他的人十分信任,而且十分了解,在你们与对方之间他选择相信后者,但并不意味着他否认你们的说法,与其说是选择相信对方,不如说叶修先生选择了相信自己。”

“相信自己?”

喻文州若有所思地重复了一下,了然地转头看了看王杰希。

对方面不改色地回望。

“没错,”侧写师扶着眼镜点头:“叶修先生应该与对方十分熟悉,对自己的判断十分有信心,如果没有这些不合逻辑的空间与时间顺序,我简直就要称赞他这样的自信了。”

肖时钦闻言一愣:“你的意思是,接走叶修的真的是韩文清?”

“也许。”

“也许?”张新杰反问道,他是标准的唯物主义者,今晚的事实在超乎他的想象。

“假设叶修先生的判断正确,那么他陷入的危险多半是我们无法处理的,那么,也许选择相信那个人才会有生机。”

众人沉默,王杰希看了看她,说出了她没说完的话:“但这个假设本身不成立,因为真正的韩文清正躺在医院里。”

“所以……叶修的判断不可能正确。”喻文州皱了皱眉,继续道。

“假设,两个韩文清都是真的呢?”张新杰沉默了一会儿,突然说。

众人惊讶地看他,这实在不像是张新杰会说出的话。

一直坐在椅子上的叶秋深吸了一口气,他的目光落在屏幕上叶修最后的话上,只有一个字,却足够表示他的肯定。

“你们确定医院里的人是韩文清本人?”

“这不是废话吗?!”黄少天最先跳了起来,脸上的焦急一览无遗,几乎是暴躁地快速说着:“说这么多,重点是怎么把叶修救出来!!管那个韩文清是谁,关键是叶修现在在哪儿!”

林敬言方才已经打电话给了方锐说了地铁站的情况,而叶秋也确认了机场那边并没有叶修的踪影,摄像只拍到他在今晚8:50买票进入地铁,但电脑记录显示他买到的那张单程票并未被回纳。

“不,”张新杰缓缓吐出一口气,脸色有些复杂,他肯定道:“如果那个队长是真的, 对我们而言才是好消息。”

“……”

一直被放在桌上的手机里却在此刻突然传出了宋奇英的惊呼声:“队长?!!”

训练室里所有人的目光瞬间全部聚集在了那部手机上。

张新杰迅速拿起手机,没过多久,一个低沉喑哑的声音从那边传了过来,与往日的中气十足相比,多了几分虚弱,却依旧坚定:“叶修怎么了?”


……

车内陷入诡异的安静。

……

叶修看着对方有些僵硬的脸,无奈地捏着那只手腕抖了抖,道:“你紧张什么?”

“……”

叶修好笑:“难道你还能以为可以瞒过我?”

”你……知道了?“沉默的人表情一松,看着他。

“你指什么?”叶修垂下眼眸,看着那一点微黄的指甲,心里却并没有面上表现出的那样平静:“抽烟?时间?还是……你?”

“时间。”

“下次记得把车里所有能标明日期的东西藏起来。”叶修朝着一旁放着的瓶装水努了努下巴。

“要换个人,估计得被吓得当场跳车。”

对方继续沉默,那张熟悉的脸上眉心皱成了记忆中的沟壑,眼中却有着叶修不太明白的复杂。

好半晌,对方终于开口:“不害怕?”

“哪儿能啊,我都吓死了。”叶修笑了笑。

对方也挑了挑眉,想要收回手。

“你这样像是有害怕?”

“我觉得你这里更安全一些。”

对方轻轻哼了一声,声音里总算有了些暖意:“你知道我会把你拉到哪里去?”

“某个我还没到达的时间点吧,”叶修想了想,紧了紧握住他手腕的掌心:”除了出席记者发布会,我想不到老韩穿西装的理由。“

”……还可以有别的理由。“对方突然说道。

叶修愣了愣,然后笑了出来,他看着对方道:“不会吧?真的假的?”

“假的。”

”我就说,哪儿那么快。“叶修像是松了一口气,又有些遗憾的样子。

“就凭这两样你就确定了?”对方也挑了挑唇角,然后垂下眼,看着叶修依旧握着自己的手,按着自己脉搏的手心是那么温暖和真实。

叶修勾了勾唇角,收回一只手在兜里掏了一会儿,往他面前伸出右手,手心向上摊开。

”主要……还因为看到了这个。“

并排的两只手,一只被叶修拉着,宽厚修长,一只属于叶修自己,轻薄白润。

昏黄的灯光下,一枚戒指静静地躺在那只艺术品一样的手中。

内里刻着一行小字,第二届荣耀世界邀请赛冠军。

“我在你衣服包里摸到的,除了日期,跟我这个还真是一模一样啊。”

语气中听不出情绪,叶修从裤子兜里再摸出一枚戒指,放到右手手心,两枚几乎是一模一样的指环交叠,在灯光下,闪着夺人眼球的光芒。

这样的场景,似曾相识。

“……”

“今晚发生的这些事,跟你有关吗?”叶修盯着他的眼睛,声线十分平稳地问道。

对方无言地看着他,更让叶修确定了自己的判断,韩文清被他揭穿什么的时候,脸上更多的,可能是愤怒,可能是高兴,甚至可能是无法面对。

却不该是这样几乎收敛所有情绪的隐忍。

面前的这个老韩,与他所认知的,其实变了很多。

“要是现在能跟你打一把就好了。”叶修突然道,他把其中一枚崭新的戒指放进对方手里,叹气:“荣耀作不了假。”

不论是过去的韩文清,还是未来的,甚至是假扮的,只要站在荣耀里,他都能用最快的速度判断出,电脑后的操作者到底是哪一个时间点里的人。

“这不重要。”对方收回手,毫不犹豫地说。

”对我来说很重要,“叶修转头看了看车上的时间,笑意中似有些无奈:“如果……这是我的最后。”

“这不是。”对方看着他,眼中有着某种熟悉而坚定的光芒。

叶修笑,点了点头说:“嗯。”拢着那件黑色的西服外套,他抬起头,微微扬起唇角道:“因为你是韩文清。”

”当然。“

”虽然不是我认识的那个。“

然后看着叶修把西服外套脱了下来,耸了耸瘦削的肩膀,金色的条纹熠熠生辉,他敲了敲车窗,有些自嘲:“我能认出你,但是,你能确定要接的人,真的是我吗?”



评论(44)
热度(292)

© 宿寒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