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寒塘

霹雳本命,金光全职安利售卖中
各种杂七杂八的文堆积地
宁可单身也不能拆的洁癖:恨网恨,王喻王,倦原倦,赭墨
王道:双叶,韩叶,螣吞螣
墙头:杂食向,基本都能接受
雷区:ky,np,杰克苏,玛丽苏
以上,安利来一份吗^^、

【韩叶】直线(番外上)

今天会更完全部,正剧的设定基本都会在番外里解释,不过视角的转换总有点仓促的感觉- =于是先这样,写完再改,欢迎捉虫。

今晚应该会更完。

ooc   ooc  ooc

月台梗         

——————————————

           第十一年


空旷冰凉的月台上,夜色沉如漆墨,巨大的广告牌上过时的标语依旧明亮,夜风从蜿蜒而出的站口吹入,没有任何声音。

头上黑色的时间板上红色的数字醒目刺眼,彰显着这一刻的讽刺和真实。


时间,定格在这一刻。


“叶修!”韩文清睁开眼,脱口而出的名字让他心跳巨震,胸腔里快速喷射的血液冲过大脑,随之而来的痛楚从四肢放射到指间,僵直着扭曲捏紧,抓着被子的手青筋鼓胀。

又看到了叶修,在那个空空荡荡的月台上。

他看到叶修穿着黑红相间的国家队队服,一个人坐在月台上银白色的椅子里,脸色苍白,嘴唇发青,靠着椅背沉默地望着手里的手机,蓝色的屏光映在他

脸上,是看不到一切的专注与麻木。

韩文清像之前无数次那样想要在梦里靠近他,用自己的体温去拥抱他,却在一开始就无比绝望地明白,自己无法碰触到对方。

无论是狠狠地敲打挡在面前无形的空气墙,还是对着面前的人大声吼叫他的名字,都无法激起叶修任何的反应,似乎近在咫尺,却又隔着千万个时空。

而梦境的最后,都是他看着叶修缓缓抬起脸,望着他所在的方向,扯出一个仿佛下一刻就会哭出来的笑容,泛着青紫的嘴唇张张合合地说着什么,韩文清知道,他说的是:“等我回来。”

韩文清紧紧地捏紧拳头,只有这样才能抵抗那些窜入四肢百骸的痛楚,他不记得这是第几次做这样的梦了,相同的梦境,从最初的欣喜,到如今无能为力的绝望。

好,我等你。

不是第一次了。

这一次,你会让我等多久?

他掀开被子,摸过桌子上的烟盒和打火机,迫切地需要一根来拯救此刻紧绷的肌肉。

微黄的火苗燃起,随后是烟卷被燃烧的细微声响,韩文清狠狠地吸了一口,然后吐出来,缭绕的烟雾瞬间充斥在了房间里。

闻着这熟悉的味道,他走到窗边,望着黑色玻璃外林立的高楼和倒映出的自己的脸,僵硬得仿若游魂。

手指里夹着的烟无声地燃着,韩文清没有再抽,夜风吹进来驱散了满屋的烟味,他闭上眼吸了一口气,然后关上窗,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北京时间22点30分,而他现在在苏黎世。

叶修失踪后的第359天。

7:00

张新杰准时过来敲门的时候,韩文清已经洗漱妥当,打开门朝对方点了点头,一起朝下一个房间去。

后者看了看他眼底的乌青,开门瞬间扑出来的味道不浓,却足以被分辨,并不是第一次闻到,所以张新杰只是皱了皱眉,没有说什么。

路过喻文州的房间时对方正好打开门,朝他们露出一个温润的笑容,他对过走廊的王杰希几乎是同一时间也打开了门,迥异的大小眼里连丝毫讶异都没有,单手插在兜里朝他们点了点头,于是四人继续朝着下一个房门进发。

这一届的世邀赛成员基本没怎么变,只是领队从叶修变成了韩文清,队员则新加入了白庶。

即便只是领队,韩文清所带领的中国队在风格上也有明显的区别,他的战术修养也许比不得几大战术大师,但十几年的荣耀经验比这一届的任何一个人都要老到,负责的,也更多的是团队事务调节以及队员的针对性训练。

如果说去年刚开始还有个别对手赛下前来挑衅或者约战的,今年则是对上中国队领队黑漆漆的眼睛,有这个想法的大都哽了哽喉咙选择暂避锋芒。

中国队再次打入总决赛,与韩国队目前的两场比分是一胜一负,两队实力差距并不明显,更多的是看临场发挥与战术应对,而身带一冠的中国队比起去年,锐不可当。

黄少天慢悠悠地跟在叫起小队后面,时不时同满脸睡得不爽的孙翔扯两句,唐昊跟在他们后面,这一年他在场上狂态依旧,场下却是越发稳重了,后辈们一个比一个难对付,联盟里天才频出,职业赛场的水准也越发高端。

但是,即便新秀锋芒逼人,却也没人敢小瞧他们这些老将。

说到老将,目光从走在最前面的韩文清的背影上移开,黄少天垂下眼眸,突然沉默下来,不再会理旁边的孙翔。

凡是一起走过荣耀这些年的人,不论是选手,粉丝,还是工作人员,如今看到韩文清,首先想起的,却是另外一个人。

都说他们是十年宿敌。

只有兴欣霸图内部,和去年国家队的成员才知道,他们更是恋人。

第十一赛季,疯狂的霸图,疯狂的韩文清,疯狂的张佳乐,甚至,疯狂的张新杰,一路踩着兴欣雷霆冲入决赛,同轮回的三角巅峰打到了加赛。

就在所有人都担忧老将们的体力会让第九赛季的遗憾重演时,韩文清扛着一叶之秋,石不转配合百花缭乱和长河落日在赛点的几息间,迅速拿下了一枪穿云,长河落日战陨,而失去一枪穿云的轮回却是从心理上被打压到弱势。

即便随后一叶之秋联手无浪交换了韩文清的大漠孤烟,也不能阻止霸图势不可挡地拿下最终冠军。

赛后韩文清和张佳乐宣布退役,所有人看着记者发布会上一身黑色西装的韩文清,对着升任队长的张新杰说:“一如既往。”

不论是不是霸图的粉丝,眼眶都忍不住红了。

继叶修之后,第一赛季的最后一位在役选手也将离开。

想起叶修,许多老粉丝心里又是一痛,去年带着中国队拿到世界冠军后,就再也没有过叶修的消息了,直到有职业选手透露消息叶修并非回家,而是失踪了。

粉丝们难以置信,兴欣的外联电话简直要被打爆。

什么叫作失踪?!

泱泱天朝里这种说法如何让人接受?!

但是一年过去,依旧没有叶修的消息,所有人从难以置信到接受,前两天甚至有粉丝提议在游戏里举行祭奠,被许多人愤怒地否决,死亡判定没下祭什么祭。

然后,活动改为了祈福。

但是无论怎样,都没有人能否认,他,就是荣耀之神。

黄少天沉默地捏着手机,那一晚他也收到了叶修发来的消息,寥寥几句话,他当时只觉得诧异,直到看到苏沐橙和兴欣众人的惊慌。

然后他见到了叶修的双生弟弟,再然后警察介调查,却毫无消息,无人再有心情庆贺,压抑的气氛直到新的赛季。

地铁站的监控录像上所有人都看到叶修慢慢踏上了月台,然后走出那个监控镜头,再然后,仿佛就这个世间消失了一般,再无踪影。

没有人敢在韩文清面前提起叶修这两个字,哪怕是某个记者在提问中无意中带出了这个名字,整个发布会的气压也会立刻降到零点之下。

有人说这是因为和第七赛季一样韩文清恨对方先行退缩,而他们却知道,并非是这样。

这两个人的事,黄少天很早就知道了,队长和王杰希肯定也早就发现了点什么,他并不知道韩文清与叶修私下是如何相处的,两个大男人谈恋爱,还是强势如韩文清与叶修这样的,他实在难以想象,但这不妨碍他捕捉到韩文清这一年里的变化。

不论是荣耀场上的打法,还是在国家队里相处的点滴,韩文清变得越来越沉默,甚至冷漠,很少有人可以激起他的情绪起伏,甚至连愤怒都很难看到。

据张佳乐说,这个赛季霸图失利后老韩都不喷人了,总结复盘全是张新杰在主持,凡是出错的人,被张新杰点到名之后都能感觉到有冰刀子一样的眼神割在背后,这比直面那张脸更让人如坐针毡,私下全部各自在加练。

7:30

饭厅里,国家队成员各自找人凑桌,有的没的扯着话题。

韩文清坐在张新杰对面,沉默地吃着自己那份早饭,出于去年众人的经历,联盟这次专门给他们配备了随队厨师,水土不服这样的状况今年总算是没有再出现了。

最后,对面的人一丝不苟地放下汤匙拿起纸巾擦了擦嘴,才看向他,语气里十分肯定:“没睡好?”

队里的人平时很少跟他一桌吃饭,如果主动找他,除了有事就是表示想要独处。

“嗯。”韩文清简单地应了句,并不意外。

“你这样不行。”

越到决赛,他能感觉到韩文清就越沉默,沉默得可怕,精神状态也十分差,队友这些年,他很了解这样的压抑不是来源于比赛压力,而是韩文清心里的那颗稻草,越来越重。

凡是跟叶修有关的东西,都能让面前这个从不言退的人在梦魇之后,整夜整夜地失眠。

他曾经劝过韩文清去看心理医生,被以战队事务太忙没空拒绝了,退役后他再提出,对方依旧拒绝。

除了队友,他们更是知根知底的朋友,不论什么原因,张新杰都不赞同对方现在的状态。

他仍然记得,去年韩文清在医院醒来听说了叶修的事之后瞬间惨白的脸色。

不是意外和惊吓,而是噩梦成真的痛楚。

韩文清说,他昏睡时看到了叶修被遗留在了某个地铁站的月台上。

张新杰不信鬼神之说,那在他预料之外,但是发动了叶家所有力量也没能得到叶修半分信息,仿若人间蒸发一般,韩文清的肯定,似乎才是最合理的解释。

韩文清没有食不言的习惯,他放下自己的碗,不可置否地点了点头:“不会影响状态。”

他知道张新杰在担心什么,但是梦境这样的事情不是他所能控制的,他的身体状况他自己清楚,何况……

韩文清抽出一张纸擦了擦自己的嘴,他很乐意用这样的方式确认叶修依旧存在。


“我哥没有死。”他记得那张和叶修一模一样的脸对着警察这么吼出来的时候,微眯起的眼里带着不愿意相信与些许威胁,与叶修的淡定冷静孑然不同。

双胞胎的特殊感应也好,他纠缠不清的梦境也好,韩文清站起身,转身朝训练室走去,他相信,叶修一定还活着。


8:30

苏沐橙听到开门的声音没有回头,屏幕上只是普通的日常训练程序,她依然无比专注,不断地挑战着自己的极限。

没有人会再把她当做一个龙套角色,包括她自己。

韩文清走到她背后看了一会儿,直到这一场的时间计数和操作统计出来,他才松了松眉心,通过屏幕反光朝她点了点头,走向了她对坐的孙翔的背后。

苏沐橙却是按着耳机抬起了头,望着他顶着那张初见绝对吓人的脸站到了孙翔背后,眉目间似乎总有去不掉的阴影,仿佛随时随地都带着怒气。

不论是叶修还是韩文清,对孙翔似乎都格外严格,苏沐橙想起去年国家队集训时叶修干的那些事,不由弯了弯眉。

虽然他们并不觉得就战斗法师而言孙翔的操作能超过叶修,但是对于这样一个继任者,叶修其实十分认可。

“想超过我?有生之年他是不可能了。”苏沐橙这样问的时候,得到了对方叼着烟头也不回的一句评论。

他都退役了,孙翔想再跟他一战长短也不可能吧,何况,他也有了更得心应手的君莫笑。

那时候她虽然瞬间懂了叶修话里的意思,但真没想过,就这么一语成箴。

韩文清跟叶修的事没有刻意瞒着谁,所以当时还处于敏感青春期的她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两个人的变化,虽然不理解为什么对象会是这么个……气势强横的男人,但是不妨碍她支持叶修的一切决定。

她高中三年的暑假,叶修都会回他们曾经租的那个小房子里去住,高一暑假的时候有整整一个星期,叶修说是要去Q市看朋友,她知道是谁,那个叶修和哥哥曾经谈论起的大漠孤烟。

高二的时候她在场下看到了韩文清,据说是跟哥哥差不多年岁,但是一眼看去,那张脸上的气势,实在不太像。

第三年,叶修再次去了Q市,她看着叶修仿佛不经意地说出那个名字时,眼睛里一闪而过的愉悦,感觉好像哪里不太对,莫名的预感,自己这最后的家人,恐怕会有某些变化了。

果然,第四赛季叶修和她所在的嘉世在决赛里被狠狠踩下了神坛,而对手,就是韩文清所带领的霸图。

她无比挫败,甚至自责,如果她能更强一点,如果是哥哥在她这个位置……

而叶修只是笑了笑,然后拍着她的肩膀说她做得很好,胜败乃兵家常事,是他忽略了对方的刺客,才让韩文清捡了这么个便宜,明年再来。

然后带着她拐进了Q市一家小餐馆,而那个拿了冠军刚从记者发布会上脱身的男人,就坐在里面。

苏沐橙收回视线,那是18岁的她第一次真正与韩文清接触,当时更多的映象却是在抢走冠军的敌人这样的层面。

后来几年,她亲眼看到叶修如何被排挤,那些潜藏在风平浪静下的敌视和不满,如同潮水一般妄想将叶修淹没,叶修不在意,但是她在意。

而到那种境地,她才真正明白,有时候对手比队友更值得尊敬。

叶修跟韩文清确定关系是在第六赛季,他如同往年一般在八月初去了Q市,却没待几天就回来了,虽然还是如常的训练带新人,眉宇间却有难以察觉的阴云,她觉察到了,暗自猜测两个人难道是吵架了?

朋友之间吵架很正常,但是让叶修吵架似乎就有点困难了,至少打从哥哥去世,她就再没看到过叶修会跟谁争论什么事,更多时候他习惯于寻找解决办法而不是通过言语一争长短。

何况就算是哥哥,叶修也没有真正与他吵过什么。

直到她接到韩文清的电话让叶修出去,她看着后者明显皱了皱眉,拎着外套就出去了,还不让她跟着,那架势,倒像是久违了冲动。

毕竟,一叶之秋还插在卡槽里呢。

苏沐橙还卡给叶修的时候仔细看了看他的表情,嘉世失利以来少见的轻松与愉悦,问他发生了什么,叶修却咬着烟朝她一笑:“没事。”

没事才怪。

她看着接连几天晚上叶修都带回来的各种宵夜,心里愤愤,脸上却是笑容。

后来发生了很多事,叶修退役,嘉世关门,兴欣崛起,他们拿到了总冠军,甚至拿到了世界冠军,而叶修和韩文清之间似乎从未变过,一年见上几次,平时qq联系,偶尔通个语音。

她以为他们会就这样走下去,从没想过,庆功会那一晚,会是她最后一次见到叶修。

失去亲人的感觉不是第一次,却是相同的痛。

新的赛季,霸图疯狂,兴欣同样。

偶尔几次赛后两队见面,韩文清同她握手的时候,看着她的眼睛,皱着眉严肃地让她注意身体。

她知道,对方把她纳入了叶修家人的范畴。

张新杰曾跟她说韩文清没有放弃寻找叶修,她的回答是,他们所有人都没有放弃。

世邀赛从集训到现在,他们看着那个沉默却威严依旧的男人站在叶修曾经的位置上,一路带着中国队冲向总决赛,她有预感,他们会赢。

没有人可以抵挡这股子来源于领队影响的锐气,比起第一赛季的小心摸索和谨慎,中国队,一路势如破竹。

没有人能让韩文清退步,也没有人能阻挡中国队再次夺冠。

脚踏那个人有过的荣耀,再无畏惧。

第二届世邀赛决赛第三场,中国队7:3击败韩国队,再度夺得世邀赛冠军!

赢了!

选手席打开,没有上场的队员全部冲了上去,苏沐橙搂着楚云秀的脖子眼泪直往外涌,孙翔与周泽楷对了对拳头,然后被兴奋着扑上来的队友按在了中间,周泽楷笑容依旧腼腆,脸上也是抵挡不住的高兴。

韩文清捏紧拳头狠狠地敲了一下领队席的沙发,一年两冠,他们做到了!

国内收看比赛的粉丝们沸腾着欢呼,这一刻,荣耀属于他们每一个人。


第十一届全国总冠军,第二届世邀赛总冠军。

韩文清一身正装站在机场里,默默握紧手里的世界冠军戒指,心里沸腾的热血经久难散,他把想了第一次站在荣耀场上时的心情,就如同现在,即便已经下场,全身血脉依旧还在喷张。

他把拳头放到左心上,闭上眼深吸了一口气。

感觉到了吗,一年双冠,我又一次,追上了你的脚步。

这一次,再无遗憾。

今天是8月8日,叶修,我已经等不下去了,如果你回不来,就换我去找你。


评论(19)
热度(230)

© 宿寒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