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寒塘

霹雳本命,恨网傲白安利售卖中
各种杂七杂八的文堆积地
宁可单身也不能拆的洁癖:恨网恨,王喻王,倦原倦,赭墨
王道:双叶,韩叶,螣吞螣,袭莲
墙头:杂食向,基本都能接受
雷区:ky,all,mdzs,mxtc(恶臭)
以上,安利来一份吗^^、

【韩叶】直线(番外下)

ooc ooc ooc

月台梗

——————————————————————————————

【第十一年(下)】

北京时间xxx0年8月8日,18:00

叶修失踪后第365天。

韩文清站在Q市机场的地铁站月台上,静静看着周围来来去去的行人,现在正是每日下班高峰期,几乎没有人注意到这个一身正装脸色严肃的男人,就是今天在电视新闻里出现过的中国电竞代表队的领队。

但是Q市这种地方,荣耀粉,或者说霸图粉毕竟是无处不在的。

瞥了一眼不远处几个明显将他认了出来却不敢上来要签名的女粉丝,韩文清默默地提起行李箱踏上了地铁。

已经足足一年了,叶修没有回来,同样的路线,这一次由他来走。


找不到,为什么找不到?!

从机场到离霸图最近的站点隔了九个站,从18点到21点,韩文清来来回回已经坐了两趟了,周围的人上来又离开,他甚至在第七站的月台里找了两圈,并没有他想要的结果。

最后一班地铁。

韩文清看了看腕上的表,看了看无声地停在面前的地铁,再度踏上了列车车厢。

车门在身后关闭,韩文清站在门口,脑子里似有一根铁锤在轻轻地敲打着头骨,耳畔尽是鸣叫声,头颅里锥心地疼。

他明明亲眼所见叶修从这列车里下车,他明明在梦中无数次看到叶修就在站台上等他!

为什么不行?

为什么找不到?!


去年中国队夺冠之后,韩文清立即改了去b市的机票时间,当晚便开车去了机场,想要见到他们的心情一刻也无法停留,却不曾想,竟然被酒驾的新手追了尾,连车带人直接把他撞上了公路旁边的护栏上。

对方的车子更是直接翻到了他的车顶上,彻底废掉。

整个身体被撞进猛地弹出来的防护气垫里时,韩文清只觉得脊柱和胸腔一阵剧痛,仿佛被什么狠狠压在了背上,强忍着痛楚摸到了放在方向盘边的手机,划开手机点开最上面那一栏的名字。

脑子里的昏沉一阵一阵地袭来,他勉强地眯着眼,染血的手指用最后的意识摁出了几个字。

【想要见你,现在。】

然后,便是无尽的黑暗。


他不知道自己昏昏沉沉睡了多久,只觉得有点分不清现实和睡梦,似乎有人一直在他身边叫他的名字,医生,护士,小宋,母亲,或者随便谁,他不断地被吵醒睁开眼答应一声,然后很快再次昏睡过去。

直到,他听见有人叫他老韩。

他知道那个声音的主人是谁,从荣耀第一区的一叶之秋,到君莫笑玩转神之领域,他们对对方的声音比面容更加熟悉,只是韩文清不明白,为什么对方会叫得那么焦急。

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站在了一个平台上,面前是漆黑的铁轨,列车正无声地驶进站,然后,他看着那个人一身黑红金相间的运动服,飞快地窜下地铁,有点惊魂未定似的站定后回头望着列车远去,然后松了一口气一般站在原地四处打量。

夜风直往对方脖颈里灌,瞬间激起一层细细的寒毛,叶修竖着运动服的领子坐在椅子上,唇色很快开始泛白,望着前方的铁轨发呆。

韩文清不知道这里是哪里,想要走过去握住那个人手,却始终有堵无形的墙堵住他的面前,他就那么眼睁睁地看着叶修从发呆到醒悟到站起身到处找出站口,却对那些韩文清所看到的楼梯视若无睹。

高高的月台尽头是漆黑的隧道,他知道那里面有高压电缆,叶修也知道。

在找了无数圈也找不到离开的路径之后,叶修的脸色已经尽数苍白,他在韩文清旁边的椅子里坐下,努力维持着镇静着摸出手机给他打电话,在系统提示不在服务区内后,归于惨白的苦笑。

网络依旧有新号,发了数条消息出去后依旧没有回音。

叶修跌坐在空荡荡的月台上,看不见身边的人焦急的脸和叫喊,眼睛里只有手机屏幕的蓝光。

最后,他看见叶修闭了闭眼,露出一个苍白的笑容,修长轻薄的手指僵硬地摁在手机上,他给自己发了一条短信。

【想要见你,现在。】


然后,韩文清便被惊醒了。

他发现自己正躺在雪白的病床上,掀开被子身上是清一色的蓝色条纹病号服。

林敬言站在旁边,迟疑地将手机交给他,上面显示已经是8月9号,所有叶修亲近的人都收到了他最后的消息,而他自己的手机里,最后一条信息静静地躺在收件箱里,同自己上一条信息的内容一模一样。

【想要见你,现在。】

他们连最后想要对对方说的话,都完全相同。

他突然就明白为什么自己会梦到那个地方,心痛瞬间无法抑制,如果不是他在车祸后发了那一条短信,或许叶修现在仍旧在B市,如果他没有出车祸,叶修怎么会踏上那辆地铁。

叶修!叶修!


韩文清猛地睁开眼,心脏快速地收缩着,额上有冷汗溢出,他竟然不知不觉在地铁上睡着了。

他摸出手机看了看时间,xxx0年8月8日21:20,他松了口气,他望了一眼对面座椅上的屏幕,显示刚过了第三站,他并没有睡很久。

再转眼,却发现周围竟然已经一个乘客都没有了,在空空荡荡的列车里一眼望去,隔壁的两个车厢里竟然也没有半个人影,韩文清脸色一变,他在Q市这么多年,1号线坐过千百遍,末班车往往不比上下班高峰期人少,怎么可能就只有他一个人。

定了定心神,韩文清按捺住快速跳跃起来的心脏,站起身往车头走去。

直到,他看到了坐在椅子上低头看着手机皱眉的人。

心跳在这一刻忘记了节拍,韩文清冲了过去,一把按住对方的肩膀。

“叶修!”

韩文清惊喜地抓着对方的运动服外套,那张消瘦苍白的脸,他在梦里曾无数次看过,同样的近在咫尺,现在,他终于可以触摸到对方的温度了。

他欣喜若狂地把手触上对方的脸,迫切地想要从对方眼睛里确认到自己的存在。

然而。

坐在椅子上的人没有任何反应。

他看到叶修死死地盯着手机,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地东西,然后站起身,直直地从韩文清身体里穿了过去,对着车厢对面空荡荡的椅子问话:“请问一下,能否帮忙看看今天几号?”

“叶修?”

没有人答应。


韩文清看着叶修绷直身体缓缓往车门退去,眼睛里尽是警惕和不解,目光落处,却是那排无人的座椅。

叶修看到了什么他不知道,韩文清知道的是,叶修看不见他。

好像隔着一个时空,只在这一瞬间重叠,又仿佛自己才是误入叶修时空的游魂,可以触碰到对方的温度,对方却无法看见自己。

他默默地看着对方的苍白的脸,上面有轻不可见的焦急与恐惧,握着直立栏杆的手有些紧,鞋尖竖直朝前,彰显着迫切地想要往前走出车门的心情。

心里猛地窜起某种预感。

到站之前,不可以让叶修下车。

脑海里下意识就这么判断着。

韩文清暗了暗眼神,大步走到车门边,叶修的身侧,那里有着地铁车门的紧急开关按钮。

列车终于停下了,韩文清按紧关门键,车门没有打开,叶修的脸色在一刹那灰了下去。

韩文清皱紧眉头,努力忽视胸腔里的压抑,每一次都跑在叶修前面,在他到达下一节车厢之前摁下了所有的紧急开关。

叶修终于停了下来,望着手机和车窗外的虚影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

韩文清心中一恸,按捺住脑海里的冲动,即便叶修看不到他,即便他们身在不同的时空,只要能保证叶修平安下车,一切都值得。

终于到了第七站,曾经,叶修就是消失在了这里。

韩文清绷紧了全身的每一寸肌肉,摁下叶修面前的开关,车门依旧没有打开。

叶修以他曾经在月台上看到的,几乎一模一样的表情发下给他的最后一条信息,韩文清望着坐在椅子上的人,并不后悔将对方关在了这列车里,他也并不相信叶修会就此绝望。

十年相争,韩文清比谁都清楚,不到最后,他与叶修,谁都会不放弃。


也许这辆列车真的能满足他们最后的愿望,韩文清望着车窗外穿着霸图外套的自己这样想。

或者说,曾经的自己。

叶修看到的,是曾经的自己站在车窗外,手掌贴在叶修面前的玻璃上,静静地望着车窗里的人,十指隔着玻璃传递着热度。

而韩文清看到的,却是车外的月台上,有人站了起来,那人穿着一身黑红金相间的运动服,胸前的红旗与编号为”1“的标示闪闪发亮,就那样慢慢地穿过了“韩文清”的身躯,缓缓和自己身边的叶修相重合。

没有人发觉,除了叶修身边的韩文清。

韩文清睁大眼,看着他与叶修重合之前朝自己微微一笑,记忆中的浅淡与嘲讽,然后,在叶修的身躯里消隐无踪。

那是……曾经遗失在时间月台里的叶修。

韩文清猛地捏紧拳,心脏里仿佛开了一个洞,有热流滚滚流出,目光死死地落在身边的人身上。

终于,等到了。

他看到对方嘴唇无声地在说:我回来了。


心愿已了,再无遗憾,只要叶修不在第十站之前下车,一切都将走回正轨。

然而韩文清终究是低估了叶修的韧性与果决,在对方毅然决然地举起消防锤的时候,他终是无奈地松开了关闭车门的按键,一脚踩下了驾驶室的刹车。

巨大的震荡没能阻止叶修下车的脚步,韩文清紧随其后,然后拧紧眉头,这里不是第十站。

但叶修似乎并未注意这个站没有站牌一般,手里一边摁着手机,对直朝着不远处的楼梯走下去。

韩文清抢在了叶修前面,一边摸出手机给对方去了短信,想要先拦下他。

给叶修发了短信,本意是想让叶修多在里面转转自己发现不对劲,却发现身边看不清的空间里,立刻出现了他在短信里所描述的通道。

甚至,韩文清看着从通道里走出来的人。

苍白的脸上浮起一抹如释重负的笑意,叶修抬起手,那双对待任何人都以真诚,诉诸言语却往往无比嘲讽的眼里满是坠落的星光,叶修朝他扬了扬手,轻笑道:“哟,老韩。”


沉默地领着人走出通道,然后毫不意外地在通道外的公路上看到了自己曾经的那辆的车,那辆已经在护栏上撞瘪了车头早作二手卖掉的路虎。

韩文清大概明白了,这一切,都是他们中某一个人的心绪心底的折射。

不论是那个不知名的站台,通道,这辆车,还是他自己。

这个月台……似乎是随着叶修的心绪在改变形态。

想想看,如果不是他在,而是叶修以为的“林敬言”来接人,最终,会是什么样的结局?

韩文清眯了眯眼,脸上的黑气又加深了几分,握着方向盘的手力道猛地增大。

也许那辆带他们走入这段诡异时轨的列车,才是真正的时间线,而脱离轨道的人,只能永久地停留在时空缝隙里。

韩文清看了一眼身边侧躺着面对自己的人,西装只能裹住对方的上半身,垂着的睫毛下面一团乌青,彰显着这个人已经很久没有休息过了。

不论如何,现在叶修正真实在和他处在同一个空间里。

可以触摸到的体温,听得见的呼吸,感受得到的心跳。

韩文清松了松眉心,不论前方是何处,他皆无所畏惧。


对方却在这时候睁开了眼,静静的回望他,眼睛里有明显的疲惫和冷静,没有意料中的迷茫。

韩文清移开了目光,他不确定叶修能从自己的表情里发现多少,但是按着以往的经历,任何蛛丝马迹,都瞒不过叶修的眼睛。

“不是说眯会儿?”

“怕睡着了。”

韩文清手一顿,叶修这个人,似乎从来都是这样。

不论你对他说了什么,哪怕他给予的只是最漫不经心的回应,也都是真的有听进去的。

“多久没睡了?”

“飞机上睡了一会儿,最多后天就得回B市,后续一堆事情等着做。”

韩文清握着方向盘认真地辨识着前方的道路,漆黑的前方在路灯下只能照见一段一段突然出现的铁轨,两旁电线琳琅,他毫不怀疑那里面有着真正的高压电。

就在他以为会这样载着叶修直到霸图的时候,却听见身边的人慢悠悠地问了他一句:“那你看看我是谁。”

猛地踩下刹车,韩文清心跳剧烈地转过头,死死盯着身边人的脸,还是那样漫不经心的表情,带着疑惑和试探的眼睛,和梦中同样从苍白转向青紫的唇瓣。

他松了一口气,随即恼怒地低吼了一声:“叶修!”

整整一年,无数次在梦中抓不住的幻影,夜夜夜夜的难以入睡,只因一旦入梦,便会痛到惊醒。

他怎么敢,他怎么敢用这个向他开玩笑!

对方却是一如往常地无视了他的怒气,淡淡地问道:“老韩,你什么时候开始抽烟的?”

韩文清一愣,皱起眉,突然不知道该怎么说,再回头想要发动车,却发现前方已经没有路了。

心脏射出的血慢慢地冷却了下来,韩文清抿紧唇,知道叶修这是叶修不愿意再前进的象征。

手被对方冰凉的手指握住,韩文清静静地看着那张熟悉却许久未见的脸庞,看着那双不够黑亮的眼中一如既往的睿智和敏锐,缓缓开口:“你知道了?”

对方失笑,下巴点了点旁边的水瓶:“下次记得把车里所有能标明日期的东西藏起来。”

叶修并不知道他车里放着的水的日期,只有拿给他的自己意识里默认的,是第十一赛季的时间。

早知道瞒不过这个人,但韩文清确实没想到从一开始自己就漏洞百出。

手指,水瓶,大漠孤烟,甚至一开始在通道里叶修那句话后自己僵硬地看着对方的瞬间。

“除了出席记者发布会,我想不到老韩穿西装的理由。”叶修笑着说。

确实,他并不喜欢这一身西服,只是做领队这几个月,穿正装的时间着实不少,早上刚从B市发布会出来他就直接去了机场,到现在还没来得及换。

韩文清想了想,突然扬了扬唇角:“还可以有别的理由。”

对方一愣,然后反应过来,眼睛猛地睁大明显惊讶道:“不会吧?真的假的?”

不太满意对方这样的反应,韩文清皱了皱眉,那种事,自己是认真考虑过的,但是现在看来,对方还并没有这方面的打算,于是他冷哼了一声:

“假的。”

看着叶修明显松了一口气,韩文清望着两人仍旧交握住的手,眯了眯眼勾起唇角,时机,总会有的。

对方朝着自己摊开手露出那枚被自己遗忘在衣兜里的戒指时,韩文清确切地肯定自己在见到这个人之后确实漏洞百出,灯光下两枚一模一样的戒指闪闪发亮,只是时间有前后一年的差距。一如第四赛季里,两个人坐在霸图主场不远处的小饭馆里,对着沐橙先后亮出的那样。

“要是现在能跟你打一把就好了。”叶修突然感慨一样地说着。

韩文清不可置否地笑了笑,即便不是在荣耀里,他们也能以最快的速度认出对方,何必多此一举。

叶修却道:“对我来说很重要,如果……这是我的最后。”

有一瞬间的惊怒,韩文清皱紧眉,深深地看着叶修,这样的话戳着他忍不住回忆起那些糟糕的梦境,他不会让那些重演,既然已经走到了这一步,任何阻挡叶修回归的东西他都会清扫到底。

韩文清知道叶修在意自己来自于未来,他没有说的是,不论是哪个年时间里的叶修,对于现在的韩文清来说,都是唯一。

但是对于叶修来说,还有正在等待他的人。

韩文清踏上那辆列车,走过逆行的时轨,一路费尽心力,不是为了夺得叶修回到自己身边,而是想让这个人,回到属于他自己的世界。

所有的荣耀与冠冕,所有的欢呼与喜爱,所有的信任与依赖。

叶修并非韩文清的所有物,他有自己的愿望,亲人,朋友,有唯独属于他的那一份荣耀。

车内昏黄的灯被关闭了,韩文清知道很快前面的车灯也即将熄灭,因为叶修,并不打算与他一路前行。

对叶修而言,他定格于第十一年。

一把将叶修推出车门,韩文清看着车窗外难得有些气急的人,勾出一个和叶修当初一模一样释然的笑容。

他知道对方会懂,他也知道,对方一定会安全的活下去。

“等我。”

最后,韩文清这么对着叶修说。


黑暗降临,所有的感官瞬间被吞噬,韩文清听到黑暗中传来锁链撞击的声音,悉悉索索地在耳畔回响,他沉默地闭上眼,等待某一刻的降临。

他等了许久,并没有等到某些预料的东西,睁开眼却发现自己已经坐在了空旷明亮的地铁上。

他望着对面座椅上屏幕里的时间,xxx9年8月9日,离再次相遇,也许还有365天。

无声地把手遮到脸上,就像他见过的叶修曾经做的那样,韩文清闭上眼,静静地坐着。


不论顺逆,这条前行的时轨上,我都会等待,与你再次相遇的那一日。


——————————————————————————

终于,彻底完了……

上下篇写了差不多有半天吧,尤其是下章,明明早就想好了内容,却一直卡卡卡,老韩的铁血柔情,承受不来……实在是写得万分痛苦。

全文的设定基本在番外都能找到,老韩的做法是早就想好了的,一直憋着等到番外写出来,其实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我硬要凑个10章正文完结,11章全文结束……

关于锁链,其实一开始是准备写恶灵的存在的,但是想想看无论是让老叶溜一年boss还是在外面游荡一年,一旦有恶灵的存在,基本曾经的老叶就是死定了。

任何叶修的死亡梗,都不在考虑范围内,于是踢除了恶灵和boss 的存在,让老韩主导了一些事情。

之前有的朋友看正文结局说没懂,真心不是你们的问题,因为我压根没有写清楚……

╮( ̄▽ ̄")╭ 

感谢所有听我墨迹到现在的亲们。

更文的动力妥妥的。

接下来就是等着好友的图出炉了,炒鸡期待有木有。

最后,明天晚上会开点梗,应该是晚上8点的样子,欢迎大家来抢楼。^ ^


评论(36)
热度(330)

© 宿寒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