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寒塘

霹雳本命,金光全职安利售卖中
各种杂七杂八的文堆积地
宁可单身也不能拆的洁癖:恨网恨,王喻王,倦原倦,赭墨
王道:双叶,韩叶,螣吞螣
墙头:杂食向,基本都能接受
雷区:ky,np,杰克苏,玛丽苏
以上,安利来一份吗^^、

【恨网三十题】你与我的世界(1-10)

用绳命发糖

恨网恨网恨网严重不足

被脑洞先甜死又虐死最后决定来卖安利

不论在金光棚还是霹雳棚,不论老剧还是新剧,恨网恨就是官配,我就是这么说了。

不拆!我们不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习惯性吻别

南宫恨将幽灵魔刀从网中人身体里抽出的时候,脑子里是一片清醒的,他清楚地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知道怀里的这个人即将死去。但是他只是搂着对方委落的身体,静静地注视那双带着邪性的眼,在对方涣散的视线下,低头吻上了那逐渐合拢的眼睑。

下一世再见,我的宿敌。


2,感觉迷茫的时候

网中人坐在数万魑鬼大军之中,面具被取下拿在手上,视线毫无目的地注目头顶上盘旋的鬼怪们,熟悉的场景,熟悉的天空,熟悉的妖魔海,却让他莫名觉得……寂寞?

自复生以来,他便自请镇守沉沦海边境,本以为能遇上什么强大的对手,与他畅快一战,却至今未见有人能勾起他的战意。

连敌人都无的世界。

当真无聊透顶。


3,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

南宫恨在酒吧第一次看到那个人的时候,对方的鼻子上一副漆黑镜架,镜片却是红色的。站在吧台后手指如蝶穿花翻弄着各种酒器,吸引各方的注意力,却始终不为任何搭讪与调笑所动。

眼神从暗金的收身马甲到包裹紧致的臀,他定定地注视了对方许久,直到面前被推来一杯黑白相间的酒精。

“Blend life。”略显浑厚的声音。

南宫恨抬起头,透过那双暗红的色镜片,看到了属于野兽的目光。


4,学会了你擅长的事。

南宫恨偶尔也会自己调酒喝,虽然不像网中人的手艺那般色彩斑斓引人注目,但胜在味道奇特,有几次,也能得到网中人的赞赏。

倒三角形的玻璃杯被凑到涂着透明唇脂的口边,看那人迷蒙着双眸横过来一眼,像是在问是什么,表情似笑非笑,南宫恨凑到他的耳边,难得缓下语调诱哄已经微醺的人再饮下一杯。

“再试试?”

“唔……”稍稍抿了一口便皱起眉头,辛辣的味道直冲大脑,不由得恼怒地抓住对方的领子扯过来,在一片黑白迷糊中低吼:“你又碰了我收藏烈酒的柜子……唔唔……”


5,发现信件的盒子

把网中人的尸身抱回泣血邪魔洞时,黑白郎君其实并不知道如何让对方完成蜕变。幸好走到蛛丝脚下之时,网中人的身体便被蛛网直接缠裹着吸上了网中央。

此后蹲守宿敌复生的日子,既无聊,又并不觉得难熬。

看着蛛丝一点点将那人包裹,然后慢慢形成一个坚硬的大茧,黑白郎君无意中转头时,却发现蛛网后堆积了好些个同样大小的残茧壳子。

分别标注着:输给南宫恨,下次再战;黑白郎君被挡在了外面,真没用;决战之刻来临,此茧便为黑白郎君的尸身所备;黑白郎君是谁,南宫恨是谁?吾又是谁;吾是网中人,黑白郎君南宫恨是必须打败的对手!

诸如此类,竟然长达数十个。


6,睡前故事


“所以我便引着史艳文到那块藏着五绝秘籍的天之岩前,让他掩饰纯阳掌给我看,他果然一掌打碎了山岩,得到了下面的秘籍。”说起在武林中的往事,黑白郎君单手压在脑后,脸上有一丝得意,又有一丝愤愤。

网中人甲胄尽卸趴在他身上,声音闷闷地从埋着的脸下传来:“你就不怕他与你争夺五绝秘籍?”

“哼,天下间只有纯阳掌能击碎天之岩,我本以为史艳文是君子,没想到他还是起了独吞之心。”

网中人却哼哧哼哧地嘲笑道:“那你将他打下山崖,不也是为了独占秘籍?”

“想要的就去争,黑白郎君就是这样直接!”

“哈……”网中人抬起身,一把掐住他的下巴,拖近,摘了面具的金红色双眼与发色相辉映,让黑白郎君一时有些晃神。

“网中人也是同样。”

想要的人,就是这么直接地要到手。


7,酩酊大醉

缩在床中央的人包裹在一片白茫茫的蚕丝被中,拿着钥匙开门进来的黑白郎君愣愣地站在门口,他在客厅没找见人,只有一股强烈的酒气,让他不甚喜悦。

虽然工作是调酒师,但是黑白郎君知道网中人并不经常饮到醉,除非……

眼神一暗,南宫恨无声地走近卧房的大床,掀起那柔顺丝滑的被衾,果然看到了织物下一身赤裸睡得正香的人。

喉结哽了一下咽下突然分泌过多的唾液,他伸出手把睡在中央的人隔着被子抱到怀里,在对方挣扎了几下终于惺忪着双眼醒过来时,低头一口咬住那白皙柔软的脖颈。

在留下一道明显的红痕后才放开对方,头抵上对方的,棕色眼瞳满是起情动与忍耐:“你新换的床单,要弄脏了。”


8,冷水澡


网中人出差第三天,黑白郎君单手撑在浴室墙壁的瓷砖上,水花打在身上凉得透骨,即便是这个季节,洗冷水澡也未免太过煎熬。

只是……

无视已经紧绷起的下身,南宫恨在一片水汽中眉头皱得更深,燥热与莫名的冲动,却无人可以纾解。

能跟他打架,与他呛声,让他性质高涨的人,不在。

今天,依旧只有忍耐。


9,初见回忆。


赤金的红包上黑笔用狂草并排写着,南宫恨,网中人。

发色两异的人看着手里的红包不由沉思,嘴角勾起,眼神难得柔和。

网中人停好车过来看到的,就是黑白郎君一身正装站在酒店前出神的模样,他倒是没什么感觉,那两排字都是他写的,不过也大概猜得到对方在想什么。

“有必要看这么久吗?”

“我想起藏镜人结婚前的单身派对。”他俩就是在那场酒约中认识的,说来也巧,那时候网中人刚回国,在朋友的酒吧里客串了一下调酒师。

没想到就这么遇上了一辈子的魔障。

真的是魔障。

他俩那晚都喝多了,为了争个上下在旅店里大打出手,结果最后发现两个人都不会。

最后是怎么解决的?

迷迷糊糊中就被这个人压了。

网中人不满地一把抽出对方手里的红包,转身往酒店里走去。

他才不会说是一见钟情。


10,你的手还是那么冷


黑白郎君架住对方闪着绿光的毒掌时,两人的皮肤有几息的摩擦,这次并没有隔着尖锐的指套,而是确确实实地碰到了手指。

冰凉,干燥。

南宫恨一把抓住他的手腕把人拖近,怒眉高挑,笑容猖狂:“想打败黑白郎君,凭你这重伤的躯体未免妄想!”

“哼,放手!”网中人不想说一睁眼就看到宿敌守在蛛网下的感觉是如何,修罗国度与帝女精国这一战的惨烈程度超乎他想象,妖魔海与魑鬼大军损伤过半,他本可全身而退,然而战场之上,网中人如何能退!

闭眼前的最后一声,是这人的声音,睁眼第一眼,是这人的面容。

“……”网中人别开头,不想看黑白郎君那双已经赤红的眼,却被手心传来的湿热感惊得猛地转过脸。

黑白郎君舔舐着他纤长的指骨,滚烫的气息喷在他的手心,钳着他手腕的黑色手掌更是热到了他的骨髓里。


评论(3)
热度(26)

© 宿寒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