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寒塘

霹雳本命,金光全职安利售卖中
各种杂七杂八的文堆积地
宁可单身也不能拆的洁癖:恨网恨,王喻王,倦原倦,赭墨
王道:双叶,韩叶,螣吞螣
墙头:杂食向,基本都能接受
雷区:ky,np,杰克苏,玛丽苏
以上,安利来一份吗^^、

【四奇/清明】山风(上)

【四奇/清明】山风

  泥泞山道,草叶凝珠,细雨纷飞。

  身着鲜红道袍的修者行走在山间,暗红的长眸微抬,满目苍翠朦胧,水雾下似深浅又似冥灭。

  背后一柄乾坤道剑浩光尽敛,缠绕的珠玉红绸飞扬,华美生辉。

  这是……封云山?

  道者停下脚步沉吟。

  却又似有何处不妥,清净绮丽一如往昔,却少了几分喧嚣的真实。

  记忆中……

  脑海中蓦地闪过那些百年尤新的记忆,紧连的庐舍前,与他们一起晨起担水,午后闲睡,斜阳斗棋,夜来习经布阵,

  道者蓦地一愣……和谁?

  赭杉军茫然地接住落在手中的水雾,他不知自己为何会在此,但可确定的是,此处决非是玄宗总坛。

  方这般想着,柔美的雨景竟在瞬间也变得峥嵘削峻起来。

  背上紫霞之涛一声轻响,赭杉军心头倏地一动,神兵通灵,紫涛亦可算得是他的半身,这一响竟似有点悟之用,道者脑中的混沌随着这一声清冽的剑鸣徐徐消散。

  赤色的乾坤大袖甩到身后,赭杉军敛气凝神,银白道靴下法阵勾勒赤色光芒,从容地向着面前的泥泞踏出了这一步。

  耳边似有何物应声而碎,骤见眼前之景复化混沌,赭杉军眼中闪过一片刺目白光,华彩之后再定睛,不由骇然,映入眼帘的竟已是漫天风雪。

  挺拔的冷锋矗立,雪墙風壁回环肆虐,一张笑意殷殷却模糊了五官的脸在他脑海中闪过,熟悉的感觉漾上心头,还有另一分陌生的……悸动?

  赭杉军心神一滞,于这满天的雪白中兀自失了神。

  修道不问寒暑,这悸动,却是从何而来?

  “好友……”

  嗯?!

  赭杉军猛然抬头,他似乎听到这风声下……还其它声音……

  “好友……赭杉军……”

  察觉到并非幻听,道者心神霎时剧荡,这个声音……这个熟悉的称呼……

  更加仔细地凝神细听,风雪已在无声中渐渐式微,只余天地间徒自呼啸的风声在山峰中盘旋,还有那渐渐清晰传来的,铮铮琴声,凭空在雪峰之间回荡,莫名的悲痛凭空而来,胸膛中的酸涩让赭杉军几乎落泪。

  那琴音似已和这天地间的风雪融为一体,却又有着别样的一股暖意。

  琴声越发清晰,渐渐似直接在赭杉军耳畔拨弦按音,且愈发专急,似有催促之意。

  赭杉军被这荡在脑海中的曲调震得有些头疼,背上红绸缠绕的紫涛剑似有所感,自行出鞘,鲜红的长绸飞舞在白雪之中艳丽得仿若黑夜中的明灯。

  罢了,赭杉军抬手握住紫涛剑柄,闭眸凝气,紫霞之涛顿现耀眼光华,赤金剑芒直冲混沌的天空,耳后万千雪白剑气铺天盖地撒下,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斩断了这片迷人眼球的风雪。

  道者长袖再挥,浑身化作一团赤色光轮,趁隙脱身而去。

  在他身后,被劈开的风雪瞬间狂暴起来,怒吼一般卷起漫天白幕,封断了所有来路及去处。

  漆黑的天幕下,被掩埋的路径边,一块矗立的残石被风拂过,积雪四散,露出石壁上的字迹银笔铁钩:青梗冷峰。


  

  “伏天王?降天一?云魂归一”

  昏沉的山洞中,粼粼波光摇曳照映着山顶的石笋,池边默默立着一座孤坟,泥土气息尚新,简单的墓碑上并无亡者生平,仅有五字。

  墨尘音盘坐在岩池之上,蓝衫下摆皆浸在水中铺开,四周按七星阵法排布的明珠若晨星闪烁。

  左手结印不断,墨尘音阖目右手指下连拨琴弦,自身灵力引着岩池水灵之气不断盘旋起舞,周身加持法术的明珠在静谧漆黑的山洞里显得格外璀璨。

  琴音不绝,随着时间流逝,山洞中盘旋的灵力越来越多,甚至凝集成肉眼可见的白雾,只闻岩池上方之人清喝一声,猛地睁开双眼,湛蓝的眸中有耀眼的金色光芒闪过,正是再开天眼之术。

  “好友赭杉军!还不速速归来!”

  话音落下,一旁默默的孤坟四周蓦地光华大作,银光中一柄赤红道剑破泥而出,剑身上红绸飞舞缠绕,乾坤罗盘飞旋,猛地飞入那团银色光华之中。

  墨尘音手下按琴收声,润白的面容上浮起一丝笑意,他站起身凭空踏出岩池,蓝色道靴踩在湿软的泥土上,一步一步靠近那摸光华。

  声音清朗,带着三分戏谑:“哎呀,竟是这幅形貌了。”

  半晌,银色的光华终于渐渐收敛,百余年未见的丰神俊貌赫然眼前,与此前让人揪心的枯槁相比,判若两人。

  赭杉军怔怔地看着他,暗红与湛蓝交汇,他曾无数次在梦中与这身蓝如此隔空相望,醒来时亦总觉气息在侧,那日在识海生死交汇之地,隔着百万亡灵幻影,生死一线,他不敢言,不敢动,唯怕心绪浮动便是黄粱梦醒。

  如今,酸苦悲辛,终于能从嘶哑的喉中汇聚道出,那日之后再不敢言说的名字。

  “墨尘音,”

  “哈,”蓝衣道者一挥墨色拂尘,眉目温润如昔:“好友,久见了。”


  

  “玄宗四奇,将由此终,由此始。”

  赭杉军将墨尘音的身体沉入混沌岩池。杂乱的黑发飞扬,一贯刚毅木讷的脸上映着半池幽蓝,道者黄碧浑浊的魔瞳中是强捺下的杀气,在蓝光粼粼的山洞之中,是恸到极致后的麻木。

  大悲无泪。

  眼睁睁看着那身墨蓝渐沉水底,赭杉军伸出手探进水中,掌心掬起一汪清灵水汽,无意识地收拢,似这样便能挽留住那个同修千载的人。

  握紧手指,池水寒烟尽从指间流落,他终究,什么也没抓住。

  赭杉军一手撑在池边,掌心覆面,即便入魔也未妥协过的道骨,再也承受不了挚友同修一个一个离去的重量。

  修道人本该看破生死,赭杉军忝大三位同修几载,从前未曾少受照拂,如今玄宗四奇之魂尽在这池水中,前尘尽洗,为何他却还在这人世孤身行走?

  湿意沾了满脸,指尖不断有晶莹的水滴落入池中,融入这一汪蓝中。

  “好友。”

  赭杉军猛地抬起脸,旁边的非妙本已不忍看他难过,被他这一下惊了一跳,那张消瘦到双颊无肉的脸上并无预料中的泪,沉黯的双目紧紧盯着岩池上空,然而她看过去,却又是一片空无。

  大悲无泪。

  岩池上方,悬在水汽中的紫荆衣依旧一袭尹秋君的装扮,哪怕连化灵时间都无法维持也要分出一点灵力化出一柄羽扇在手,悠然轻摇,隔空注视下方满眼虚无定焦的人。

  金鎏影站在他身边,亦是一身锦衣幻影,看着魔化变样的赭杉军,眼中也是动容,墨尘音将他二人魂体带回后他们一直沉睡,直到墨尘音在矗理原上于数百年首开四奇阵,他与紫荆衣的灵识方才算是真正醒来,却不曾想睁眼后迎来的,竟是赭杉军背着墨尘音一步一步踏上青埂冷峰的景象。

  紫荆衣闭了闭眼,羽扇习惯性地拂过面容,再看又是一脉从容不迫,看着眼神在虚空中盲目搜索的道者,蓦地竟嗤笑出声。

  金鎏影微微侧身看他:“……荆衣?”

  紫荆衣顾自以扇掩面,眯眼已是笑得张扬,晲一眼墨塵音沉到池底的尸身:“于此始,于此终。又是何人之始,何人之终呢?”

  金鎏影无言。

  紫荆衣好整以暇地一步一步绕着岩池上空的水汽踏步,方才凝声打断赭杉军哀痛的是他,如今言辞犀利的也是他。

  金鎏影阖目默了默,突然开口道:“四奇天命本是一体。”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紫荆衣说话虽刺人,却也点出他二人目前最直接的隐忧,或者说,三人的。

  苦境地气太过凶戾,任你释道双修的先天高人,一旦入世落地,难免千百劫难。

  曾经他与尹秋君悬桥而居,偏安百年,最后亦被这贪嗔痴惘浸得面目全非。

  又或者,他二人本就不是出世之人。

  赭杉军行事向来最是稳妥,就算遇上鬼族战神,亦不会轻易惨亏,然这冥冥中绑在一起的天命,当真是让他们暗生忧虑了。

  赭杉军盯了虚空半晌,魔瞳中的光彩渐渐再消下去,仿佛方才入耳的那一声只是错觉,紧握的双手渐渐松开,最后看了岩池底的人影一眼,紫霞之涛在手,华丽依旧,道光已黯。

【未完】

评论(4)
热度(17)

© 宿寒塘 | Powered by LOFTER